21 g灵魂法则

无cp洁癖,杂食,主吃三日鹤,EC

同人文的真相

真的大实话

SnowyPolaris:

真相了……条条回复仔细看呐……


漫漫:



条条戳膝盖……




母鸡:







有道理








雨萧萧萧萧:















Lady Myth:































怀光:































































句句扎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不管经历了什么,在詹老师39岁的生日里我依旧祝福他继续幸福的生活。

近期因为家事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写同人了。
这里想关注过我的小可爱们致歉。
(并不是退坑宣言啊喂!但会延迟更新了)

【三日鹤】情人节贺文

我保证不写刀了……真的_(ÒωÓ๑ゝ∠)_

现代pa

cp:三日鹤

设计师爷✘画家鹤(其实跟正文没多大关系)

又是一个让写手心甘情愿过成劳动节的日子啊

_(:3」∠❀)_

从清晨开始原本肃静的街道两边挂上了各式各样的装饰品。娇艳欲滴的玫瑰配上纷纷飘落的白雪将世界装点成了一个又一个美丽的童话。

红色的颜料在纸上绽放,伴随着涮笔的声音给空荡的画室和同样苍白的画师装点上一丝生气。

“他跟疯子差不多。”

这是别人对的鹤丸国永评价。没有灵感的时候要么就一个人边修剪盆栽边跟它们说话,要么就是坐在窗口望空这么呆一下午;有灵感的时候就把自己进到画室里闭关修行,不吃不喝。鹤丸自己对这种评价并没在意,但三日月到是觉得很有道理,毕竟他认为鹤丸现在瘦的硌人也都是自己这么作的。

时间:下午三点

地点:自家画室

将画板上的画拿了下来,然后换上一张纸。距离两人约定的晚餐还有六个小时,鹤丸却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

没有新意,没有惊吓,还不如不送。

虽然这么想过,但一想到某人的脸发现根本实现不了。怎么办呢?窗外的雪将他拉回了初识是画面。

“嘿!你一个人?”

这是他和三日月的第一次对话。很多年前的情人节,酒吧里不合时宜的单身party却意外的火爆。鹤丸国永手里端着一杯威士忌,主动走到了一个人坐在吧台喝果汁的三日月宗近。

“真是美丽的月亮。为什来酒吧喝果汁?”

“明天还要上班。”三日月其实早就注意到了鹤丸,毕竟穿着西服三件套来酒吧的人真心不多。大家都是奇葩就彼此彼此放过彼此吧。

灯红酒绿里,人们随着刺耳的音乐随波逐流,他们两个异类也自然靠到了角落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你来这里干什么?”

“找灵感。你呢?”

“巧了,我也是。”

那天的雪到了后半夜越下越大,鹤丸和三日月离开的时候,整个世界已经被裹上一层银白。三日月看着自己被雪盖住的头发不禁打趣道,

“真的是一起白头了。”

因为有许多共同点所以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然后就联系着联系着,偶尔还会出来一起买点东西交流一下艺术造型设计的看法和见解。直到有一天出来看烟花时,他们随着流动的人群移动自己的位置就像当年在酒吧里的人。烟花把半块天都照亮了,三日月低头吻了鹤丸。鹤丸国永金黄的眼眸里映着消散的烟花和下弦月。

“我们要不要升级一下纯洁的友情?”

鹤丸国永没有回答他,然后然后笑的像只狐狸吻了回去。

烟花和鞭炮的声音震耳欲聋,没有人听得见他们暧昧的话语注意他们亲昵的动作。

“你可真是,吓到我了。”

——2.14 20:05——

理智告诉自己只是出去和男朋友吃个饭,但还是没完没了的试了一个小时衣服。

将准备好的礼物装到大衣的口袋里,鹤丸匆匆出了门。



——2.14 20:40——

“先生,请问需要服务吗?”

“不了,等他来了再说。”

整个餐厅观赏夜景最好的角度被三日月定了下来,看着已经连成串的路面,好像又堵车了。

也不知道鹤能不能赶上时间,要是错过了就没有惊吓了。



——2.14 21:09——

“抱歉了,现在才到。等很久了吗?”

鹤丸看着三日月笑的一脸老谋深算,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运气不好。

“别生气吗,就是为你准备礼物才来晚的。”

“哈哈哈哈~才不生气。那鹤为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你别看。”

当三日月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玻璃上映出自己的脸,头上多了一条黑色的发绳。

“因为之前就发现你喜欢带,所以自己手工做了一条。我觉得挺好,你看看?”

“是不错啊。不愧是鹤。”

“所以,我的礼物?”鹤丸丝毫不见外的向三日月伸出手,想看看什么是传说中的惊吓。

“给你。”一张机票。

“你给我一张去荷兰的机票干嘛?”

“因为戒指是在荷兰定做的,所以干脆一块去取吧。这个惊吓怎么样?”

鹤丸国永感觉自己大脑转的飞快却接不上一句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的在一起吧。”三日月笑了,不是平常的皮笑肉不笑,而是真正的,温柔的,足以融化这个世界的微笑。

“什么意思?”鹤丸看着他感觉大脑已经彻底死机。

“结婚吧。”

如果说鹤丸国永是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这话一点都不假。他会把很多事情一笑了之,不去回复。就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鹤丸没有回答吻上了三日月的唇。就像此刻鹤丸扯过三日月的领带吻了上去。

因为默契,所以我们不需要无用的对话。

“不过,你可真是吓到我了。”

窗外的雪下着,把桌上的玫瑰显得过分妖艳。

重叠在一起的身影他们听不见旁人的掌声与祝福,看不见外面童话一般的世界。他们眼里只有彼此,彼此就是自己的世界和声音。



——完——


终于赶上2.14的结尾码完了。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以及——新——年——快——乐!!!
感谢到这里的你。

看到墙上的琴了吗!!!那是鹤的!!!!伊达组终于带鹤玩了
开心,高兴~_(°ω°」∠)_

【伊达组】日常短打(3)下大结局

——10——大结局

鹤丸最后选择辞去东京的工作一个人留在了弗洛伦萨并开办了自己的工作室。因为自己喜欢写书信,所以隔三差五远在东京的烛台切等人就会收到不同的明信片和一些照片。

那一发被邮到的名信片和照片中其中有一张照片里的鹤丸国永抱着一束鸢尾花站在维琪奥王宫边。他戴着棕色的爵士帽穿着红棕色的花边皮鞋。脸上的笑很浅,像照片里的阳光一样柔和,也再没有之前的商务表情。太鼓钟贞宗看到后也连连感叹道鹤丸好像比他二十来岁的时候还要年轻帅气。

同时间意大利.弗洛伦萨

午后的阳光让人沉溺其中变得慵懒。鹤丸国永给自己磨了一杯咖啡然后坐回椅子上开始写信。阳光穿透玻璃抚摸上了他的脸,鹤丸眯起眼睛,自从离开东京之后自己仿佛轻松了许多。并不是因为不再为他们三个费心了而是大家现在都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即使自己不在也会替他们高兴。

日本.东京

“今天有人晚上有事吗?”烛台切光忠把电话调到免提在厨房里边打鸡蛋边问。

“没有。”

“当然没有了,要聚餐吗?”太鼓钟贞宗和大俱利伽罗正在咖啡厅里写论文,两个人对着电脑屏幕发呆时正好接到了烛台切的电话。

“差不多吧”,烛台切把猪排放到锅里出现了一阵油炸的声音“我刚才收到了一封信上面写的是‘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太鼓钟贞宗亲启’。”

太鼓钟贞宗听到电话对面的声音不由得看向自己手中的全麦面包然后吞了口口水问“给我们的啊,话说这年头还有谁会写信?”

“国永吧。”

“鹤丸哥真是偏心,居然只寄给了小光。”太鼓钟贞宗边嘟囔边往家走,“也不知道最近他过得怎么样。”大俱利伽罗到是没说话,但原本冷酷的表情却变得柔和。

到家后太鼓钟贞宗却直奔客厅,开始开始四处寻找那封信,根本不在意自己身上厚重的衣物。

“在这里哦。”烛台切从厨房里出来,手中夹着一封信,“给,还有给小贞炸的猪排和俱利酱的奶昔。”

“太好了!那一起看吧。”

“切,谁要你做奶昔了。”

信封被被拆开后,里面还有一个信封。牛皮纸额边缘处被火漆蜡封好并印上了一个仙鹤的印记。

“真有鹤丸哥的风格啊。”

致我亲爱的弟弟们:

在你们正式开始阅读写封信之前容我吐槽几个事。不要说我偏心只寄给了光忠,因为只有他现在住在家里。也不许说我老土居然写信,没有理由我喜欢所以不要管谢谢。

好了,回归正题,我现在在弗洛伦萨过得很好,也开办了自己的工作室。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向往着弗洛伦萨美术学院,虽然现在自己是不可能就读了但在这个小城里似乎都被艺术之神包围。我也在异国的街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设计风格,自然而然,现在也算是小有名气了。总之你们不用担心我,混的绝对不错。

艺术是之间没有界限,我一直这么认为。昨天我在街角看到一个艺人在弹竖琴,然后我在那里站了一下午最后索性坐到街边等他一直弹到最后。后来那个艺人免费为我弹奏了一首曲子,他说他在我的眼里看到了悲伤。然后他用他带着意大利语口音的英文问我,

“你是不是想你的故乡了?”

“我的故乡可没有这么浪漫的生活,我想我在故乡的人了。可惜他们听不到这样优美的声音。”

“那你一定有个重要的人。”

“是三个。”

所以等小伽罗和小贞放假了记得告诉我,一定要来这里玩啊,我可不能一个人霸占这份美妙的感觉。

仔细想来翡冷翠是个妩媚而且神秘的情人,她会带给你无限的惊吓和风景。这里有失去灵魂的旅人也有寻找归宿的过客。你可以看到有情侣在广场拥吻,也可以看到独行者对田野放歌。我在这里见识了各色的人和不同的风景。没有工作的午后一个人坐在路边的凳子上听风划过耳畔时低语呢喃看着他爱抚过湖面激起一片涟漪。如果用一种感情来形容那便是爱吧。但是很可惜,政府不会允许我娶了他们的一座城镇安度余生。

还有,我上个月去酒吧喝酒还看到了一个熟人。天知道世界有多小,莺那家伙居然在酒吧里喝茶画速写。我问他来干嘛顺便吐槽他怎么做到在,一片烟酒气中喝茶的。他也只说是来找灵感。果然,老年人就是老年人。我还年轻。

总得来说我过得很好,你们也不要挂念我。哦,对了我下个月没有安排所以会回东京不过具体日期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就这样吧,不多说了希望你们都好好的。

以上。

想你们的大家长

2017年11月于弗洛伦萨

“十一月啊……”

这封信一个月才邮来,那现在……

“国永要回来了?”

“这个惊吓真是……鹤丸哥真没变啊,都一把年纪的人了。”

三个人窝在沙发上聊天,根本没注意到大门被人打开了。

“怎么样,这个惊吓时间比我预算的还要准啊。”门口的男子摘下鼻子上的眼睛顺手拿掉了帽子,他没有马上进屋,反而看着一脸惊讶跑出来的兄弟们笑的十分顽皮却又带着一丝成熟和宠溺,

“我回来了哦。”

“欢迎回家。”





作者补充:

翡冷翠:弗洛伦萨音译别称。徐志摩的《翡冷翠的一夜》一诗也是指在此处怀念陆小曼时所作。

弗洛伦萨美术学院:殿堂级高等学府,曾出现达芬奇等名家大师。

人物关系

鹤丸国永:建筑设计师

莺丸:画家

烛台切光忠:律师

大俱利伽罗:研究生

太鼓钟贞宗:大三学生

终于写完了!也算是给了伊达组一个美好的结局。顺便带着私心写了弗洛伦萨~

(悄咪咪问一句:鹤老板你看城市注定娶不了我怎么样?(被打))

回去补番,我小时候真是又聋又瞎竟然错过了这么一对

【伊达组】日常短打(3)上

——7——

烛台切光忠在事故发生后虽然表面看上去一切如旧但谁都知道他其实花了好久去彻底调整心态。

青年看着自己身体上覆盖的大片伤疤是其实没有太在意,毕竟可以用衣服盖住。但他却用了好几个月把自己的刘海留到足够盖住右眼的空洞而且再也不摘下眼罩,即使他自己也吐槽过医院的品味真土。

“还是不帅气了啊。”

虽然大家都很想吐槽每天出门他一个大老爷们梳个头都能两个小时但这些话依旧被咽了下去,然后看着他在家里的全身镜前左一套右一套试着差不多的西装后在家门口深吸一口气整理好心情才会走出去。

心情不好的不止烛台切光忠一个人,太鼓钟贞宗在知道实情后对鹤丸生了一个月的气不想理他。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还把他当小孩子一样瞒着,我也是伊达家的成员啊,他这样想着。但每次半夜走廊的灯亮着自己悄悄扒开门缝看到的是鹤丸国永一个人站在走廊里靠着窗户吸烟时便开始自责起自己的任性不懂事,然后第二天就会不知道怎么道歉就算看到了鹤丸穿好鞋子出门上班了也没有说出来。最后这场单方面冷战也在鹤丸国永生日上太鼓钟贞宗一个大大的拥抱和“对不起”才彻底消除。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而大俱利伽罗这些日子里一直默默看着鹤丸国永,并且学习成绩忽然一路飙升免去了不少补课费顺手收获了迷妹无数。鹤丸国永总是打趣说他的儿子终于长大了,但也会告诉他注意身体不要太累。当然,随后就会听到某个傲娇二号一声不耐烦的“才不是担心你”附加转过身去傲娇的微笑。

“所以现在孩子都这样吗?”

“习惯就好。”一期一振这样告诉鹤丸。

——8——

每个人都会有忘不了的事,烛台切光忠忘不掉的就是他二十岁生日的那天。

本来晚上要去图书馆自习到却被家里接连不断的电话催了回去,还不告诉他原因。

烛台切火急火燎的一路小跑赶回家里,

“出了什么事吗?”

房间里的灯一个都没有开,显得有些昏暗。烛台切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生——日——快——乐!!!!”

忽然所有灯都亮了起来,烛台切光忠也被躲在墙角的三人吓了个半死然后才反应过来今天是自己生日。烛台切笑着看着自己的家,房间被布置成了喜欢的样式,而且厨房里好像还做了菜,他们会做饭?!

“内个,光坊啊。我第一次做菜,你将就吃吧。还有啊,蛋糕是小贞和俱利酱做的。”

“对对对,我和小伽罗还做了牡丹饼⊙∀⊙!可惜长谷部哥哥今天来不了了啊。”

“吃饭吧,要凉了。你别那么看我,我……”

“就是想和你搞好关系。”太鼓钟贞宗打断了大俱利伽罗的话。

烛台切光忠一路上说不出来话,往年也会过生日,但这次没有朋友,没有父亲只有自己的兄弟们。也不知道这个孤寡老人,社障少年,幼龄(?)儿童的组合为此准备了多久,而他自己在上大学后也许久没有回家了。

“我回来了。”

礼物被分别装在了三个礼盒里。烛台切一一打开。

第一个大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黑色的风衣,是大俱利伽罗送的。因为两人曾经出门时烛台切在看到了这件衣服后回家喋喋不休的感叹这个衣服的帅气也不知道谁能驾驭这种款式。还有一个月就是烛台切光忠的生日了,送给这家伙当礼物吧,他穿会很合适的,大俱利伽罗这样想。于是第二天社障同学一个人上街成功买下了这件风衣。

第二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双花边皮鞋,是太鼓钟贞宗送的。太鼓钟贞宗记得有一次和烛台切光忠看电影,但他们居然在感叹演员的鞋子。真不愧是一家的。小光的话穿上一定会比我要华丽吧,幼龄(?)儿童这样想着。不过对于一个学生而言这双鞋真的是价格感人,虽然很想一个枕头拍死店家,但还是偷偷的用自己的饭钱加零花钱在网上悄悄订了一双。毕竟是送给小光的。

第三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用上等皮革手工制作的黑色眼罩,这是鹤丸国永送的。在烛台切光忠昏迷的日子里,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贞宗依旧要去上学,鹤丸国永干脆向公司申请回家办公然后天天在病床边边照顾他边设计图稿。每次转身他最不敢看的其实是烛台切被纱布包裹住的右半张脸。,原本如同烛光一般的眸子再也看不到了着实可惜。想光忠这样的人估计看到会崩溃吧,而且医院的眼罩真土,估计也会被嫌弃,某孤寡老人这样想。后来每次鹤丸国永看到烛台切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时总觉得什么都没发生,但在看到他被厚厚的刘海挡住的半张脸时心里却异常的难受。在烛台切光忠生日的半个月前,鹤丸国永去找人定制了这个眼罩,并在贺卡上写到:露出脸的光坊其实更加帅气。

烛台切抱着他的礼物说不出话。不在于是什么礼物,只要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不去嫌弃他身上的伤疤,还记得他说过的话就够了。所谓帅气,也不过是用来掩盖伤口的纱布而已。

单纯的感谢显得过于生分,烛台切思索了一下,说

“介于各位的仁义表现以及对我的无限关爱我决定今天加餐挽救一下鹤丸哥那几盘感人的菜。。”

“小光你是天使吗!!!”

“多加几个菜谢谢。还有,我是第一次做饭,不要面子的吗?”

“不要。”大俱利伽罗站在一边默默说到,然后小声补充“再帮我做一杯奶昔,草莓味。”

“小伽罗果然是傲娇界的典范啊。”

“老大爷你少说几句吧。”

“别这样对鹤丸哥吗,他才奔三。”

“……”

“老年人你加油,我去做饭了”

——9——

“要走了吗?”

“是啊。”

鹤丸国永觉得岁月真是不饶人,感觉昨天小贞才高中毕业,现在也大二了。看着面前的三人,鹤丸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昨天去解除了他们四个的养父子关系后鹤丸也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岁不止,至少是备份上。当年拽着他衣角撒娇的小男孩们也长成了独当一面的男子汉,自己也从十八岁的青涩少年成了三十岁的大叔。

鹤丸国永把自己的思绪拉回飞机场,距离登机还有一个小时,鹤丸与他们三人一一拥抱道别。

三个人表示要解除与鹤丸的养父子关系是在太鼓钟贞宗的成年礼上。鹤丸自己到是没意见但当时确实吓了一跳,不过他们三个却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有能力生存了不需要自己再为他们费心。最关键是一到家长会看着自己大哥却要喊一声爸的感觉真心不怎么样。其实最后一条才是重点吧……

而一年后的鹤丸国永在自己的生日上收到了惊吓——一张机票和整整一大摞旅行攻略。

“这些都是你比较喜欢的地方,现在也不用担心我们了,好好去旅行吧。”

太鼓钟贞宗说的对,鹤丸没有必要再去担心他们,而现在他也是时候过上自己的生活了。

其实烛台切等人都知道鹤丸这些年为了他们放弃了留学的机会,如果还不是很晚,他们希望他可以去那些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去享受本该属于他的人生。

“来不及了,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

“记得发信息。”

“要想我们啊。”

鹤丸转过身去潇洒的挥了挥手然后离开,仿佛还是当初无忧无虑的少年。

我走了。

我回来了。





作者有话说!

这里其实是大结局上篇,整个10都是结局了。

之前给各位塞的刀子是时候变成糖了。

下一章明天会更新的,各位再见(ˊ˘ˋ*)♡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伊达组】日常短打(2)

现代梗

伊达组亲情向

——4——

“我——回——来——了”

太鼓钟贞宗大声喊着推开门随手把书包扔到了沙发上。没有意料中布料砸到皮革上的声音反而收获了一声吃痛的叫声。

“吓到我了啊……小贞你就是这么迎接你许久未归家的大哥吗?”

“鹤丸哥你回来了!”太鼓钟贞宗扑上去再一次把鹤丸砸到了沙发上把鹤丸压了个半死。

“不要闹了啊小贞,快点洗手吃饭。”烛台切光忠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无奈说到。

“好!”

鹤丸国永觉得自己未老先衰,在这间房子里的记忆散落在各个角落里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踩到几分。他看着烛台切光忠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总觉得还是当初稚气未退的小少爷。

鹤丸觉得这种生活其实挺好的,那怕少了一个人,也没有当初的富裕但他们还是家人,依旧在一起。岁月静好,其实也不坏。

——5——

鹤丸国永从公司大楼里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雪。他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裹紧了一些然后点上了一根烟。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酒,烟这些对他而言都是麻痹神经的精神鸦片却成了他困顿人生里的依赖。

距离伊达政宗去世也已经过去6年了,生活早已走上正轨。鹤丸国永也觉得自己终于熬出头也该去体验自己的生活了。

手机不断出现提示新闻,鹤丸也只觉得是些没用的信息没有在意。长达两个小时的会谈让他有些头疼,鹤丸索性闭上眼睛休养生息,当他整顿好自己的思维再次睁开双眼时却发现行人都停下脚步注视着广告屏幕里播放着的新闻。

本市某大学男生宿舍发生火灾,现已有多名人员重度烧伤,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雪还在下,鹤丸国永嘴里的烟不知不觉掉到了雪地上。他一遍又一遍拨打着烛台切光忠的电话同时向那所大学跑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接电话啊小光,接电话啊。

当鹤丸国永到的时候救护车已经开往医院了。而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也只看到了手术室紧关的大门。

十九面前,五条国永在这家医院里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六年前,伊达政宗在病床上与他进行了最后的告别。

现在鹤丸国永不敢去多想。他坐在走廊的凳子上等待着。金属冰凉的温度让此刻的他感到有些刺骨,从小到大的风浪也让此时的他异常的平静。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有医生拿着一份档案从手术室里走出,

“谁是烛台切光忠的家属?”

“我是。”鹤丸回应着,快步走上前去。

“烧伤过重,右眼怕是保不住了,麻烦您签字,我们好进行下一步手术。”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请您签字是最好的办法。”

医生拿着档案回到手术室,准备进行下一步手术。空荡的走廊里只有鹤丸国永一个人单薄的身影。

怎么办呢?光忠要是知道了的话会疯吧,这样一点都不帅气了啊。今天就不会公寓住了吧,回家还要和小俱利他们解释一下,但估计还是瞒不住的。想到弟弟们的脸鹤丸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原本空旷的内心也仿佛得以安慰般平静下来。来想抽根烟的,但却也只摸到了空空的烟盒。

当窗台的太阳西沉已久烛台切光忠终于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

真是的,被裹得像个木乃伊一样才不帅气。鹤丸看着烛台切被纱布裹紧的脸,算了,你没事就好,我好歹也要成为奔三的大叔了所以别再吓我了啊。

——6——

“没事的没事的,光忠他最近去新加坡学习了所以这次事故他没有是哦。”

“太好了!真是吓死我了。”

太鼓钟贞宗明显松了一口气,因为太过劳累想也没想直接回屋睡觉了。

看着关上房门的太鼓钟贞宗,鹤丸到了声晚安却看见大俱利伽罗正盯着自己。鹤丸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阳台。阳台的窗户被打开,鹤丸国永静静点上一支烟,“果然还是没有瞒过你啊。”

“他现在怎么样了?”

窗外冷冽的风吹到少年古铜色的皮肤上,而他却仿佛不知寒冷。

“重度烧伤,右眼没救了。”鹤丸国永想这件事要是被大俱利伽罗发现了他也没想瞒着,曾经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年也会变成独单一面的男子汉。鹤丸吸了口烟继续说道,

“所以不要告诉小贞,医疗费我还是付得起的,你们好好念书就行了。”

冬夜的光打在鹤丸国永脸上这张二十出头的俊秀容貌却有些与这个年纪不相符的深沉的眉眼,给这个人不经意间增加了几分成熟与老练。

“少抽点烟吧,下一个可别是你。”

大俱利伽罗顺势将鹤丸国永嘴里的烟掐灭丢到花盆里。

没有迎来意料中的贫嘴,也可能是今天戏剧性的发展让他身心俱疲。鹤丸国永看着大俱利伽罗,良久像小时候那样揉了揉他的头发,

“谢谢。”

作者有话说:
关于咪酱的眼睛
烛台切光忠本体是在关东大地震中武器库遭受大火烧毁
反正是武器库(一堆付丧神)所以就——宿舍楼??
(原谅我的脑洞吧!(•̩̩̩̩_•̩̩))

各位好梦,我撑不住了(˵¯͒⌢͗¯͒˵)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伊达组】日常短打

现代梗

伊达组亲情向
不喜勿入



——1——

鹤丸国永记得刚到伊达家时只有自己,模糊的记忆中他只记得父亲死前将他托付给了伊达政宗后撒手人寰。

当小小的鹤丸看的大大的院子时,他听到伊达政宗说:

“鹤丸,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也是你的家人。”

这是鹤丸国永第一次对家人的概念,很心酸也很感动。

后来伊达政宗陆陆续续带回来了三个男孩,年幼的鹤丸看着三个孩子,他感觉自己好像拥有了一种叫责任的东西。

“鹤丸,以后他们就是你弟弟了,要好好相处哦。”

“好!”

——2——

电屏中显示的脑电波逐渐变为直线,鹤丸国永的第一反应不是伤感,他只是觉得昨天还在和自己交谈的父亲现在再也没办法说出任何一句话了,再也做不出任何一个动作了。他木然的站在病床边,第一反应不是悲伤,但大片的空白占据了整个头脑。

“节哀。”身边的医生这样说后便退了出去。

鹤丸国永半晌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做什么,房间里的白色在他眼里与儿时的记忆重合接应。他想起了当年生父过世时那间灰白的病房和失去血色的脸庞。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都在上学,鹤丸不想打扰他们的更不要说年幼的太鼓钟贞宗了。灰白色调的空间仿佛在无限延展,浩渺的天地间只有他一人。鹤丸国永感觉有东西压在了自己肩上,责任。他双膝不受控制的跪了下来,丧失亲人的悲痛与沉重负担的压迫让他有些崩溃。良久,跪在地上的鹤丸国永向伊达政宗的身体磕了一个头,

“谢谢你,爸。”

——3——

当烛台切光忠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只有鹤丸一个人坐在病床旁的一个剪影,本就瘦削的他显得更加单薄。

在这种情况下反倒是鹤丸国永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爸不是说了吗,男孩子不可以哭,这样就不帅气了啊。”
“没关系,都会过去的。”
“会过去的,没事的。”

鹤丸回到家中伊达政宗父亲的遗物,太鼓钟贞宗穿着睡衣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鹤丸哥你回来了!”小孩子突然就不困了,跑过去抱住鹤丸的腿,“爸爸在哪?你们没有一起回来吗?”

鹤丸国永一时间哑口无言。太鼓钟贞宗看向他,眼中充满了恐惧与伤感,

“爸爸是不是死了?”

“谁说的?”

“我去问邻居们都说爸爸先走了,我就问去哪了,他们告诉我爸爸死了……”

鹤丸抱着太鼓钟贞宗,怀里的孩子从交谈变成了低声哭泣,在看到鹤丸的沉默后止不住的嚎啕大哭。

每次小贞哭鹤丸都会变着法子的惹他开心,可是现在的他真的无能为力。

自己的渺小就像是大海中的一滴水,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爱他的人的离去和他爱的人的悲伤。

“小贞,你看到星星了吗?”

“嗯。”

“每个星星都是一个逝去的人,但他们从未离去,反而在天空中看着你的一举一动,从未离开。”鹤丸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所以爸爸他其实一直在看着你。”

“真的吗?”

“当然了。”

——4——

伊达政宗去世的那年鹤丸国永18岁。

当看到弟弟们的监护人一栏里是空白时,鹤丸国永毫不犹豫的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父亲。”

每次去这三个熊孩子的学校时,鹤丸就会开启这样一段对话。久而久之也见怪不怪了。

一次大俱利伽罗打架,正在大学听课的鹤丸放下书本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劝架,和解,向老师道歉,全程大俱利伽罗没说一句话,反而鹤丸一直在和老师沟通。走出办公室门的时候,鹤丸笑着说,
“解决了!”

大俱利伽罗也停了下来,并没有接鹤丸的话,

“你刚才是在上课吧。”

鹤丸愣了一下然后和平常一样笑着,什么都没说。

大俱利伽罗不是不知道鹤丸现在有多累,他一个大学生要承担他们三个的生活费用,想让他们和以前一样衣食无忧额生活,自己每天打完工回到宿舍基本上只有半条命了。他本来就瘦,皮肤还是一种病态的白,这个人远看总给人感觉怕不是谁家墓诈尸,爬出来一个瘦弱的少年。

“今天晚上回家吃饭吗,光忠特意买了你喜欢的菜等你回去。”

“那还要真是谢谢小伽罗和光坊了。”

“才不是想和你搞好关系。”

少年嘴硬着反驳了回去,鹤丸没再说话,只是揉了揉他的头发,但平日里冷冽的目光变得柔和,嘴角不自觉带出了一丝微笑。

白发的青年和古铜色皮肤的少年在夕阳下打闹着形成剪影,是一种不真实的美。






下一章明天回发布,感谢各位读到这里(´▽`)ノ♪
作者有话说:关于1—4的设定只是想要体现出一个成熟稳重的鹤。鹤丸国永在我心里也是这样,成熟稳重,实得大体,有责任心而且温柔体贴而不是一个没脑搞事的二缺。

PS:有鹤的伊达组才是伊达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