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茜.J

all鹤……万年潜水

题目不存在,中秋贺文

现代背景,cp主三日鹤,双狐,一药其余若干
OOC预警,不喜请绕行
以上okay请开始阅读੭ ᐕ)੭*⁾⁾

    “啊啊啊,你们秀够了吗?”五条.我哥们们第n次当我面秀恩爱.不理我.鹤丸。看向自己身旁的上演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年度大戏的兄弟们,“不就是今晚聚餐吃饭让小伽罗买个菜吗,光忠你能不能不那么看我,还是说你喝了次郎的假酒以为我是sada?!”
   “国永哥,我记得三日月把你摁在我床上的时候我好像什么都没说。”
   “……滚……”
   好吧我就是嫉妒,不就是看三日月不在欺负我暂时单身吗。鹤丸翻了个白眼:“今天小贞不住校回家吃饭算我求你们收敛点。”“彼此彼此。”
   

    在接到鹤丸电话的时候三日月正收拾文件准备回家,本来是要和自己家白团子出去吃吃烛光晚餐的,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今天聚餐。源氏兄弟和,粟田口一期,粟田口药研,粟田口鸣狐,三条小狐丸,三条三日月,伊达四兄弟。不错的阵容,三日月想了一下,那就去吧。
    走出大楼的三日月有点冷,初秋的风很大,有些长的鬓发被风撩起挡住了水里的明亮。他不自觉抖了抖肩把身上的风衣裹紧了一些向门外走去,却发现一辆白色的跑车停在校门口。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俊美男子从车上下来:“这位先生,愿意陪我去小坐一下吗?”“哦~”三日月上前挑起鹤丸的下巴,“小坐不行,以身相许您看看合格吗?”“死开,不闹了,你再晚点估计咱们一会只有被罚酒的份了。”“可你不是来接我了吗?”“(ㅍ_ㅍ)……撒娇可耻卖萌有罪你知不知道……”

    门口
   “鸣狐,鸣狐!”
   “抱歉,分心了。”他很少会说话,今天,貌似会是个例外。
   “怎么了吗?”
   “我就是不知道咱们的关系怎么和一期他们说。我真是个不尽职的叔叔啊。”他有些自责,低下了头。
   “才不是,鸣狐最好了,所以啊我相信一期他们才不会那么想。”
  
   屋内
   “一期哥,我……”
   “药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别担心,不想的话就算了。”
   “不。我不能瞒着大家,也不能瞒着鸣狐叔叔。我……我与您虽然是有兄弟之名,但也是恋人。如果您也重视我们的感情,那就不要隐瞒。”药研有些激动,就算对一期还是个孩子但他从不会对自己的这一份感情有何遮掩,哪怕对方是自己的亲生兄长。
   “傻孩子”男人宠溺的笑仿佛溢出水来,“那就告诉所有人我们要在一起。”
   “嗯。”

   正好去开门路过客房门口并且走到大门口的源氏兄弟表示过来人无所畏惧。

    当大俱利伽罗带着sada和抱着一堆食材的光忠回来时三日鹤夫夫也打情骂俏一路恩恩爱爱的回到了屋子。一路上被自己基友打趣道这几对都多少年了,也不审美疲劳。
   
    风吹过时窗外的树枝不住地颤抖,窗户被打的有些响,窗户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像贞宗这样的小孩子早就放弃和他们鬼混回房睡觉了。看着回房的孩子,小狐丸才轻咳了一声,道:“各位,静一下,有一件事我想宣布。”大家也不闹了静了下来。
    “粟田口一期,药研。”
    “是!”忽然被点到的少年明显吓了一跳。
    “今天我想告诉在座的各位,我与粟田口鸣狐在一起了。不只是现在,今后,未来,也会这样。一期,药研我知道这个消息对你们而言很唐突,但也请相信我会对鸣狐倾尽所有,绝不会背叛他!”
    口罩下的脸被挡住了,可裸露在外的耳尖却隐隐发红。
    “一期,药研,我可能不是个称职的叔叔,但无论如何也请相信我和我们的感情。”
    本来欢乐的酒席忽然变得安静,小狐丸死死握住鸣狐的手紧张的看着在座的每一个人。
   “别愣着了,鼓掌啊!”三日月最先表了态,随后腹黑一笑,“以及,嫂子好。”
    欢呼喝彩声占满了屋子,为了这一段爱情与勇气。除了某人和某人。
    一期看向身边的弟弟,随后站了起来:“各位,我也有一件事情要宣布。”身旁的药研紧跟着也站了起来,两人同时向鸣狐深鞠一躬,然后说到:“小叔,虽然我知道这样违背伦理,但也希望您认同,我与一期哥也在一起了。”少年虽然老成,但手早已紧握成了拳头,关节也变得发白。
    一期握住了那双秀气的手,郑重的向再坐鞠了一躬语气坚决但不容动摇,与平时的温尔典雅截然相反:“求您成全!”
    “噗”鸣狐乐出了声,不知是太过高兴还是喝多了酒,“吓到了。(鹤:抢我台词!)好啊。在一起了,就别轻易分开。”
    “就是,学学某两人!”不知是谁这样说道。(源氏:瑟瑟发抖)气氛再一次活跃了起来。
    不知是都喝多了酒,本该有些寒凉的屋子里如同盛夏般温暖热烈。
    鹤丸有些醉了,自己走到窗口透气,却感觉的被人抱住。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是啊,为他们祝福吧。”
    “鹤。”
    “怎么了?”
    “今夜月色真美。”
    “我也爱你,死老头。”
   

中秋贺文,十分抱歉发晚了。(•̩̩̩̩_•̩̩̩̩)
这里也祝大家今年的中秋节快乐!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在线等,急(6)

人口失踪户回归!

     “所以……你们能不能不这么看我……”面对 三位大佬的和(wei)善(xie)的凝视审神者真的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才沦落到今天的局面。
    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三日鹤组自动后挪一步。(鹤丸:爹,你上吧。三日月:大人啊不,父亲,麻烦你了。五条Σ( ° △ °|||)︴寒风吹过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审神者小姐”五条国永轻咳一下,最先开了口,“我知道这件事会为难您,但也希望您谅解。”
    “您请讲。”审神者端坐起,面对着他。
    “想必您也是知道鹤与三日月的事情,我并不反对他们在一起,但师傅那里却没有确凿答案,如果这样贸然诉说只怕会引火上身。”
     五条国永一口气将自己的观点表达了出来,不急不慢,一切仿佛都早已准备好了一般,完全不像是刚刚被某些人用眼神硬架上去的,谈吐落落大方,语速也是不快不慢,甚至给人一种压倒性的感觉。这位大人有些地方与鹤丸先生真像啊,不,也许是鹤先生更像五条桑的吧。审神者这样想。
    “的确是个问题啊……”三条宗近身上有一种令人捉摸不透的感觉,似笑非笑的。就连审神者每次路过他时也会莫名的压迫感,也的确令她苦恼过自己是不是对这位长辈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那三日月先生怎么想?”这种情况当然要叫直系亲属啦!来自婶的内心的转移对象大法。忽然被点到名字的老爷子明显内心抖了三抖。
     “姬君,父亲大人虽然与我们三条兄弟关系亲切,但却谁也不会知道他到底想什么。他就是这样,太让人琢磨不透了。”
    “哦(•̩̩̩̩_•̩̩̩̩)酱啊。那么诸位先出去吧,我想好了会告诉你们的……”(内心:为啥还是我!)
    绝望。现在的心情除了这句话没法再形容了。看着面前快把袖子撕裂的少女,五条国永无奈的给了个眼神,让三日月和鹤丸先出去,自己反手关上了门看看怎么能做到皆大欢喜的对策。
   两人走到门外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寒冷的天气仿佛把时间冻结。
   “你觉得父亲会怎么办?”这一次,三日月先开了口,而且也没有叫五条大人。
   “谁知道啊。”
   “三日月”
   “怎么了?”
   “要是三条大人的话不同意你会放弃我吗?”鹤丸看向沉默的三日月,果然,是自己一往情深啊。
   “鹤呦,我们错过多少年了。”三日月忽然问。
   “记不清了。”
   “我记得,九百九十六年零四天”三日月顿了一下,继续说“我们相聚每一天都记得。你走了,我就在那里等你,一直等,等到你又回来了,又走了,来来往往。”鹤丸怔住了。他以为两人在一起太过思念,原来,是自己看淡了这份感情。鼻子有些发酸,不知是感动还是对过去的一丝伤感。他有些不敢对上三日月的目光,那里有一轮让他沉迷的月亮。
   “所以啊,无论如何都会在一起。不管别人怎么想。”
   “好。”
    三日月握住鹤丸的手, 两只修长的手死死挽在一起,像是被时间最牢固的红线紧锁无法分开。
   天气依旧好冷,可人好像不那么冷了。
    “天气冷了,先回去吧。”
    “好。”
 
  
     大半辈子走完了,你等了我半辈子,那剩下的路,我就陪着你走吧。这样,我还可以继续吓你,就算老了,但是心还活着啊。三日月,你知道吗,我现在清晰的感觉到,我那沉睡多年的心脏现在宛若淬火时一般炽热。

————————室内界线————————
    
     “所以现在是全本丸都知道他们的事?”
     “是的。(而且不止这一对。)”审神者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怎么了么?”自己说到这里时不自觉的看向五条国永的脸,却发现对方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笑容。emmm是上次鹤丸想办法让长谷部吃牡丹饼的笑还是三日月为了逃避马当番时想出办法的笑尼……
     “丫头,你听过循循善诱吗?”五条国永笑了出来。
     “您是指?!”
      “慢慢告诉老爷子吧,毕竟我也怕他一时接受不了。”
     对呀,大家都知道,一点一点的用事实告诉那位大人吧。一点一点,就像这份感情,细水长流。
      

    我回来(浮尸)了!
    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ヾ(✿゚▽゚)ノ

半夜吗,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悄咪咪表白阿尼甲(*Ü*)ノ☀)

活着……回来了……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5)

没错,失踪n天的我回来(填坑)了(๑´∀`๑)
希望还有人记得我……
人物归官方,OOC和鹤丸是我的
雷文慎入   以上OK请开始阅读

     阁楼应该是本丸风景最好的地方,星月交辉,樱树摇曳。
     等五条国永到达阁楼时,鹤丸好像在那里等了他很久。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酒。
     “鹤?”
      鹤丸吓了一跳,猛然回身,随后笑
着说:“父上啊,可真是吓到我了。”
      五条国永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梅子酒。鹤丸很少喝酒,只是因为他喜欢,鹤以前便总是化作人型悄悄跑上街买给他喝。
     “那个”鹤丸忽然开口,“我和三日月的事情不是故意瞒着你。我只是怕如果你不同意,我该怎么办。我的确喜欢惊吓,因为心脏的跳动会让我知道我还活着。父上,真的,我害怕会有那一天,我不想在我最爱的人之间做出选择,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对不起,原谅我。”
     千年的岁月,鹤丸一直把所有的软弱,伤感藏在心底,表面有多明媚,内心就有多伤感。鹤丸并不脆弱但他依旧害怕失去一些人,那些曾经让他看到希望的人给予他未来的人。对不起不是因为隐瞒了他,而是怕失去他。
     “……我不怪你。”
    没什么怪不怪,只是都不想对方再次伤心了而已。
    “要喝酒吗?”
   “……”
   “我特意买给你的啊。”
    “你还知道孝顺我……”
    “爱喝不喝,不喝我喝。”
    “等会儿,你给我放下!”
     好吧,悲伤都是假的,这才是五条大佬们的正常(精分)画风。
    鹤丸咽下一口酒道:“所以我一开始不告诉你是怕你杀了三日月好不。”
    “呵呵(-ι_- )”此时本想怼回去的五条国永忽然想到了三条宗近的脸,“我哪敢……”
    对于鹤丸而言,这件事情让自己父上知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让自己岳父知道。偏偏这个人还就是自己父上的师傅。
    鹤丸现在只想45°角仰望天空,感叹一句我想静静。
   “父上。”
   “咋了?”
   “你能不能去跟三条大人说说?”
   五条国永喝着酒本想感叹一下岁月安好,孝子(划掉)在旁,听到这句话明显踉跄了一下。鹤丸啊,你干什么我管不了,但起码不要让你爸我背锅啊,毕竟我也不想那么早就归西。
    “鹤。”
    “你答应了对不对?!”
    “不要怂,就是干。”
    “……”
    能活活把话唠死的人不多,五条国永这样的顶级腹黑是其中一个。鹤丸国永表示现在他的心情都没法用绝望来形容,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无奈之下二人决定需要一个说话更有权威性的三条家人民,于是……
    远征一天,三日月拖着一身伤累的要死还活生生被从手入室拖了出来,他现在感觉自己已经要惊吓至死了。
   “鹤,发生什么了了吗?你这样老人家吃不消的哦。”
    “我家父上要见你。”
    想到自己即将面对那位比自己还要腹黑而且随时想要杀了自己的老丈人,三日月想要以老人家不适合晚睡的借口要回屋,又硬被五条.不过来我就把鹤丸带走.国永的眼神逼了出来。(爷爷:我做错了什么?  国永:你拐了我儿子(-ι_- ))
   最初还是傍晚,现在已经成功到了后半夜,三个人困得要死,还坚持在一起开会也是不容易。
    在被两人重复n次的解释缘由下三日月问道:“所以我们已经纠结了一星期依旧没有对策如何去告诉我父亲?”
  “……有不就说了吗……”
   其实不是他们不说,是怕说了也不会同意。三条宗近跟五条国永不一样,他认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成功验证了那句“看起来越温柔的人发起飙越可怕”。如果老爷子一旦不同意,哪怕是五条国永这位爱徒和三日月去劝也没用。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说不说其实只需要一个人发话就好了,但又有谁愿意去冒这个险。
    “我还有一个办法。”
    “说来听听。”三日鹤异口同声道。
    “找审神者。”

(婶婶:mmp)
  

    感谢大家观看到这里!ヾ(✿゚▽゚)ノ
   最近杰子要开学了,今天刚刚登校,实在没有时间更文。但是既然我说过不会挖坑不添,那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结尾。这里向各位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了。(இωஇ )

PS:明天会继续更文哦!
    

P1:狐之助你疯了吗,居然打我鹤宝贝,哼╯^╰,不给你吃油豆腐!

(但说实话,这集颜值不是一般的高啊~悄咪咪为源氏鹤ball狐球爷爷打callヾ(✿゚▽゚)ノ)

别问我为什么不截大典太照片,看到扎心,毕竟我又没有(╯°Д°)╯︵┻━┻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4)

     严重OOC
   修仙产物,雷文慎点,不喜误入

    鹤丸衷心希望刚才是自己听错了,然并软,摆在眼前的事实哪怕自戳双目也要面对滴。
    “三日月,父……父上和你说啥了?”
    “五条大人说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希望我好好对你”三日月看向鹤丸,明显刚才收到的刺激太大,还没反应过来,半晌,才补了一句,“鹤,五条大人告诉他很对不起你。”
    鹤丸愣住了。从前的一幕幕如同电影般在脑中回放。初见,分离。
    “对不起。”鹤丸一辈子都忘不了五条国永把自己托付给另一户人家前,对自己说的话,这句话,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句话。他记得,当他听到了这句话时回首的刹那,那个曾经让他好比拥有的人眼边划过一丝清泪。
    切,干嘛突然这样啊。非要把我吓死吗。鹤丸闷声想着,很生气但也真的真的很感动,谢谢,死老爸。
    等会,好像有些事不对。父上问三日月的是我俩的关系,“如果在一起”,说明他压根不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三日月你484sa,你在自爆你知道吗!还是说爸其实是和小狐丸鸣狐他们是一家的(双狐:这锅不背!)……鹤丸国永感觉自己还是太天真。果然,你爸爸永远是你爸,嗯,没毛病,又被套路了。
    看着随时要掐碎一个茶杯的鹤,三日月告诉鹤丸虽然我知道你很感动,但请节约本丸日常用品,毕竟阿鲁几是个平民。
    感动你个毛线啊!!!鹤丸白了三日月一眼,又无助的问到:
    “那现在怎么办?三条大人如果知道了估计就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所以我们准备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父亲,鹤意下如何?”
    “好吧……”

     晚饭:全程宁静。五条大佬们难得什么都没说,成功把气温成功降到了15℃以下。五条牌中央空调,5—4特产,冬冷夏热,居家旅行,必备良品。(M.J:滚(╯°Д°)╯︵┻━┻)
   
    隔日上午:鹤丸远征,三明捞刀,老人家附加茶丸日常养老,又是是和谐(个鬼啊)的一天~

    已经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这几个人就跟看到对方就选择性失明一样啥也不说,导致八月初期本丸温度急剧下滑:一期每天都让自家的庞大幼儿园穿的里三层外三层,理由是小孩子不能冻坏了。
被被在自己的被被上又加了一层被被。
就连狐球都把自己衣服穿的严严实实怕出门就被冻死……
    But面对本丸的情况当事人内心表态如下:
五条桑:臭小子你不知道跟我说句话吗?!难                                  还要我去找你?
鹤丸:爸爸,父上,爹,您就不能跟我说句话啊,我现在真的好方……
三日月:鹤还是没表态?算了,还是等鹤表态再决定吧。
三条sama:大家都不说话啊,算了,我一个老年人不要多管,善哉善哉~
(鹤:不是我的锅,我不是,我没有(•̩̩̩̩_•̩̩̩̩)阿鲁几你相信我!!!  )
      终于受不了的鹤丸决定自己率先发言,磨磨蹭蹭到了五条国永的屋子门口(不就隔了一面墙吗……详见第二章),敲了敲门,然后走进去,看到三条宗近不在,才对五条国永说:
    “那个,我去万事屋买了梅子酒,要喝吗?”
    鹤眼看着五条国永一副还知道跟我说话的表情,感觉自己又被套路了,呵呵哒。没办法,自家爸,他不孝顺谁孝顺?
   “要来的话去阁楼找我吧,那里风景好。”
   “好,你先去吧。”

    刚刚写完就发上来了,谢谢各位支持并读到这里!
    (最近热伤风发烧实在是不舒服可能会拖稿,在这里给各位道歉了。)
PS:文中的M.J是我马甲的缩写,各位叫我杰子就好,有不足时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会马上修改的(*σ´∀`)σ

还是希望各位注意身体,毕竟这种天气生病简直就是煎熬……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3)

     彻夜醉酒,一夜未眠,面对隔壁刚刚平静的声音五条国永此时此刻只想去隔壁拿鹤丸的本体拔刀自刎。
    第二天的早晨意料之中,  早饭上少了一半的人。当然,有的是喝晕了一直没起床,而另一部分完全可以赖在屋里让自家老公取饭,原因你懂。
    面对消失在人海中的三日鹤,审神者刀帐可以来不全,要来一个领吃的。
    “这种小事不便烦您费心,我去吧。”来自三条.哈哈哈哈.甚好甚好.宗近。
     想到昨晚的声音,五条国永有点慌。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种时候当然要帮忙。但其实还不是怕自己师傅受到的视觉冲击太大,直接猝死,五条桑视死如归的告诉审神者还是他去吧。
     直到开门的前一秒五条国永还在期望昨晚的声音是自己喝多了做梦时的幻听,不过开门后的画面让他一度想要自挖双眼。
     三日月将鹤丸抱在怀里,鹤丸环着三日月的脖子,这场面要多暖有多暖。前提是屏蔽某鹤的一身吻痕和被子上干涸的不明液体……
    为了防止自己拿三日月去刀解,五条国永选择退出房间。
   

   等两人出现在本丸的视野中已经过了正午。
   看着瘫在三日月身上的鹤丸,五条国永告诉自己要冷静。
    “鹤,我能和三日月谈谈吗?”
    “怎么了吗?”
    “啊,没什么就是感觉他很'照顾'你。”
     鹤丸看向他,毕竟是自己老爸,他的性格鹤丸不会不知道。除非昨天发生了什么,否则他不会用这个表情对自己说话。(详见鹤丸真剑时的表情)
     鹤丸仔细想了想,自己和三日月也没干什么啊,昨天好像去喝酒了,然后自己喝多了,后来……鹤知道自己喝断片什么都不知道,唯一有印象的是自己起来后被三日月抱着。……等等,被三日月抱着……鹤丸不自觉摸了摸自己还在酸痛的腰,不会是被父上看见了吧?!
    自动屏蔽看着鹤丸.风中凌乱.一脸窝cao.国永,五条桑直接对旁边的三日月说:
     “三日月宗近,我想跟你说些话。”
   
    三日月觉得自己活了一千多年都没这么紧张过。
     “你和鹤是什么关系?”说话直奔主题毫不含糊,真是跟鹤一样啊,三日月这样想。
     “为什么大人这么问?”
     “你也不用躲着我,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不会反对。”
     三日月愣了一下,他以为五条国永会反对,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态度,一时间还接不上话。
    “师傅应该告诉过你,器物是不可以动感情的,任何感情都是你折断的理由。可这既然这是你们的选择,我不会反对”见三日月没有回话,五条国永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希望你好好待鹤。至少当是替补我当年欠他的。”
     三日月明白了五条国永的心情,一瞬间他好像听到了自己当初离开三条家时三条宗近的那声叹息。
   “好。”
    听到三日月的答复,五条国永顿了一下,突然说:
    “所以,你是不是还应该跟我说明一下昨晚什么情况。^_^”
     五条组经典的皮笑肉不笑表情!三日月表示这绝对是自己亲老丈人,当初绝对没拿刀……
     “我会照顾好鹤的!”
    声音十分坚决,一旁来叫人的三条宗近感觉自己从来没见这孩子这么认真的表情。
     “国永,你怎么在这里啊?还有,三日月,鹤丸是发生了什么吗?唉,你们这么看老人家可不好。”
     终于来个有用的人了。
   五条国永表示这就算是自己儿媳妇(?您确定?五条:闭嘴!)依旧想用玉刚砸死他,还好来的人是自己长辈下不去手。三日月宗近表示这绝对是自己亲爹,感谢父亲又一次挽救我于水深火热,生死边缘。(三明内心bgm:父亲)
     “刚刚鹤丸告诉我烛台切先生做了一些甜品要我们去品尝。好像叫什么牡丹饼。我先走了,你们也来吧。”
    看着三条宗近走远,五条国永才说
    “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师傅?”
    “不知道”三日月如实回答“我怕他老人家会受不了。所以请您暂时保密。”
     “呵呵……(你还知道(╬◣д◢))毕竟我还不想教了自己十多年的人在喝茶时被噎死。哦对了,还有,如果不想被发现就小点声。”
     “……”
   
   只有两个人的长廊里,鹤丸放心挂在三日月身上撒娇。
    “父上跟你说什么了?难得我好心好意想陪你们喝茶的,居然都不理我!”鹤丸一脸委屈的看向三日月还不忘给对方拿了一大块牡丹饼往他嘴里塞。
    “啊,没事哦,就是五条大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哈?!!!!!”



    这里给各位观众老爷道歉,昨天因为要复习所以没有更新。(如果可以后半夜可能会更文)
    第n次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2)

设定在上一章,人物归官方OOC我包了
(PS:五条国永为三条宗近的徒弟。 虽然我知道这个传闻已经被否定了m(._.)m)

    “好久不见。”
     鹤丸表示他千思万想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毕竟出于面子,自己也不是当初的少年了便活生生的把下一句的“爸”咽了回去。
     “那个,审神者殿下说有些事要对鹤讲,所以让我来告诉你下”五条国永最终还是看不下去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鹤如果没问题也尽快过去吧。”
     “哦。”还以为会说什么,结果还是这么不解风情。
       离开房间后五条大人长出一口气,他的心情也确实不怎么样,几分钟前审神者向他大概说明了这千年来鹤丸的经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把曾齐名三日月宗近的刀却又这样颠沛流离的一生,明明是武器,却被用作饰品,甚至连刀柄都没有握热便递到了下一任主人手中。
     五条国永有些后悔,他想自己如果把鹤托付到一个好人家也许真的不会这样。从前,鹤丸总是会任性的叫他“父上”,鹤在他心中也一直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明明想护你周全,却把你逼上绝路。
     “师傅,我是不是错了。”
     “每个人每把刀魂的经历都会不同,我们也是在走自己的路而已。”

      鹤丸推开审神者的门,“主上又怎么了吗?”
     “鹤丸,你和三日月的关系打算怎么办?我真的不确保三条大人和五条大人会同意。”
    “……阿鲁几,那个年代这样的感情被抹杀是必然,但我相信他们不同,至少会理解我们。麻烦请您把国永和三条大人安排在我和三日月的隔壁吧,这样互相照应也会方便。”
     “真的没问题吗……”
     “如果不这样,他们总一天也会知道的吧。”鹤丸笑的很无奈,“所以,我会慢慢告诉他的。”
     果然,亲人与爱人,真的是一个很难的选择啊。鹤丸国永想。
    

      经历了一天的惊吓,鹤丸国永发誓如果老天平息这场闹剧,从此之后他一定安静度过晚年,再也不作死。毕竟,仅仅五六个小时他也差点被吓到碎刀。正在自己心力憔悴时,我亲爱而体贴的主人,以欢迎会为由让远征多日的刀男们终于有了一醉方休(大作特作)的机会,鹤丸队长表示满意。
    
    
     夜晚的月色很美,万叶樱下酒席摆了一桌又一桌,盛状空前绝后。可毕竟有生人在,大家都不好意思放开喝,但是,到了后来……
     “清光,你看到彼岸冲田君的的招手了吗?!总司啊,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来自大魔王眼含泪花的呐喊)(清光:阿鲁几,救我……(*꒦ິ⌓꒦ີ))
     “今朝有酒今朝醉,谁是谁非谁相随!再喝一个!”三枪二大太的拼酒日常直播。
     “年轻人我跟你港啊,到了战场上,风雅有啥用?你就说天天TMD装逼,还不是被砍。”歌仙,我记住你了,从今往后你的每句话都是呈堂证供。
     咪酱表示总觉得少了什么声音,转头才发现,今天的鹤丸非常安静,一直悄悄望着与三条宗近聊天的五条国永,but树上坐着的三日月也在紧紧盯着喝醉的鹤丸。
(咪酱:我是不是应该买核桃了……)
     “鹤,喝醉了早些休息,注意身体。”看到自家儿子喝的烂醉如泥,五条大人表示我的儿子我自己管,架起鹤丸就往屋里送。
    自己动也没用,肩上的人死死抓着他,让五条国永有些懵逼。
    “我好想你,真的”鹤丸忽然抬起头看向五条桑,一双鎏金的双眸盈满泪水“你怎么才来看啊,你知道我活的多累吗?哪有爸爸不管儿子的啊,你走的时候多看我一眼能怎么啊?”
     鹤丸真的喝大了,本来就不爽,千年的委屈,思念都在这一刻爆发,所有不着边际的话脱口而出,任性撒娇一个不差,就先从前一样,挂在五条国永肩上哭的像个孩子不停发着牢骚。
     眼看自己夫人在老丈人怀里哭的昏天黑地,三日月终于看不下去了:
     “鹤,别麻烦大人了,我们先回房休息。”
     三日月尽力握住鹤丸颤抖的手,却成功收获了自己媳妇一个嫌弃的表情“我不,我要跟父上在一起。”
     “乖,别任性,早些休息,我不走了。”
     “嗯⊙∀⊙~”
(三日月/五条桑:突如其来的撒娇,闪了老子的腰。)
     五条大人看着三日月扶着鹤丸回房,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女大不中留的感觉。(五条国永:师傅,你家猪拱了我家白菜(〝▼皿▼)。三条宗近:哈哈哈哈,善哉善哉~)
     昏暗的屋子里没有一丝光线,三日月揽住已经喝到断片的鹤丸“鹤今天可是让我很尴尬啊,一直被冷落呐,怎么补偿我?”
     “哪有,你们不一样哦”鹤环上三日月的脖子,“父上是父上,三日月是三日月。”
     “一口一个父上。鹤,如果我想听你叫我夫君怎么办?”
     “夫君~”鹤丸的手抚上三日月的唇“是这样吗~”
     本来只是正常的睡前谈话,却成功因为一个名词和一个动作擦枪走火。
      直到后半夜刀匠组回房休息时还能听见隔壁隐隐约约的叫床声……(五条桑:这一定不是鹤的声音,我不听,我不听   三条君:国永我好像听到什么动静了?   五条桑:没事!啥都没有!!!)
     下章:
     “三日月宗近你不想对我解释什么吗?”
     “我会照顾好鹤丸的,请您成全!”

     马上就要开学了,因为要交手机,我会在9号前尽量完结的。这章的存稿不小心删掉了所以内容相对粗糙,对各位读到这里的感谢和深深的歉意(>人<;)对不起
    希望各位继续支持(我不会弃坑的!)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1)

  背景:时空扭曲三条宗近,五条国永来到本丸(其实就是见家长……)
couple:主三日鹤附众刀男组合  三条家,伊达组亲情向
雷,文笔差,纯脑洞系列,中长篇
这次真的是甜文!你们相信我!!HE
以上OK请开始阅读(ˊ˘ˋ*)♡

     今天的天气很好,微风拂面,绿草如茵。鹤丸国永先生如实想着。就是总会想起某个人。
    “鹤先生,鹤先生!您怎么了?”
    “啊啊没什么,吓到了吗?”
     为什么又想起他了啊,吓了我一跳。

     静静推开本丸的大门并没什么不一样,只是有些莫名的尴尬的安静。
    “鹤桑,那个,有件事要告诉你。”
    “主上有话请讲,不用那么紧张,这样会吓到鹤的哦。”
     “内个,时空发生了错乱,有几位著名刀匠来到了这里。”
     “什么?”
     “五条国永大人和三条宗近大人现在正在本丸。”
    一秒,两秒,鹤丸国永觉得自己的大脑当机了……WHAT THE FUCK!!!这是怎么回事!
     “……主……主上这个玩笑可不好笑,会吓到鹤的,真的。”
     怎能不吓到?日思夜想的前主与千年后的重逢。惊喜,意外,欢乐,伤感……无数感情在心中五味陈,杂交织不开。鹤丸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被当陪葬事都没这么惊悚过。
    鹤丸在长长的回廊中拖着身子行走,眼前好像看到了什么来不及躲闪,便撞了上去。
     “鹤这是怎么了?是要吓老爷爷吗?”
     “三日月我问你,现在三条大人来到本丸了你会怎么做?”鹤丸也不见外,把想说的直接问了,默默抱住三日月,“我有点怕,不敢见他。”
    “没事的。”三日月知道鹤在怕什么,他怕自己这幅模样对不起五条大人的期盼,他怕自己在相见的瞬间忘了过去忘了未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鹤丸突然松开手,“好啦,我没事,我们这样要是被他俩看到的话估计会吓到吧。你去忙吧,我先走啦。”
     看着三日月远去,鹤丸跌坐在房间里,很静,也很孤单无助,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他。
     “失礼了,我可以进来吗?”
    “啊,请进。” 鹤丸木木的回答,等反应过来才发现不对,桥豆麻袋,这个声音是……
     “鹤,好久不见。”面前的男子一头乌发黑眸,眉目与自己极为相似。
     时间,仿佛静止了。
     “鹤,我这样到来会吓到你吗?”“鹤,这样会吓到我的啊。”他千年前也这么说。
     “过去那么久了还是这么瘦了。”“鹤,你是不是太瘦了?”他千年前也这么说。
    “有好好照顾自己吗?”“以后我不在了,鹤要照看自己啊。”他临死前的夜晚也这么说。
     生离为死别,重逢如初见,千年的记忆在流淌,重叠。那个人来到了另一个时空丝毫未变,而自己早已流离千年。
     有人说刀匠是刀的镜子,然而你映出了我的什么?你锻造我,给予我生命,国永,有好多话我想告诉你,可为什么都说不出口。哎呀,沙子进眼睛了吗,真狼狈,被你看到我这个样子,会不会失望。
     “好久不见。”这是鹤丸的回应,除此之外,他真的不知道再去说着什么。
    欢迎回家,国永!
    好久不见,五条大人。

     

     第一次写长篇,其实这个脑洞存在很久了,今天才有勇气写出来。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
     下一章想写爷爷与五条桑的对手戏(“鹤是我家的!”“不,他是我老婆!”)当然没括号内辣么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