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J

给各位的道歉信:
     关于三日鹤的文今晚不能如约更新了。这里向各位道歉,是我的不对,希望各位不要弃坑。
    今天去学校办入学手续,明天就要成为高一新生了,杰子怕学习分心决定今晚上交手机。但是各位大大请放心我不会弃坑的,下次更新虽然可能会很晚,但我一定会把这篇文完结,我也一定会给自己的作品一个交代。
   最后也请我再次向大家因为我的失约道歉(鞠躬),希望大家在下半年的生活都可以快乐开心哦!
     以上结束,各位再见吧!(我会回来的!Σ(゚∀゚ノ)ノ)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5)

没错,失踪n天的我回来(填坑)了(๑´∀`๑)
希望还有人记得我……
人物归官方,OOC和鹤丸是我的
雷文慎入   以上OK请开始阅读

     阁楼应该是本丸风景最好的地方,星月交辉,樱树摇曳。
     等五条国永到达阁楼时,鹤丸好像在那里等了他很久。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酒。
     “鹤?”
      鹤丸吓了一跳,猛然回身,随后笑
着说:“父上啊,可真是吓到我了。”
      五条国永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梅子酒。鹤丸很少喝酒,只是因为他喜欢,鹤以前便总是化作人型悄悄跑上街买给他喝。
     “那个”鹤丸忽然开口,“我和三日月的事情不是故意瞒着你。我只是怕如果你不同意,我该怎么办。我的确喜欢惊吓,因为心脏的跳动会让我知道我还活着。父上,真的,我害怕会有那一天,我不想在我最爱的人之间做出选择,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对不起,原谅我。”
     千年的岁月,鹤丸一直把所有的软弱,伤感藏在心底,表面有多明媚,内心就有多伤感。鹤丸并不脆弱但他依旧害怕失去一些人,那些曾经让他看到希望的人给予他未来的人。对不起不是因为隐瞒了他,而是怕失去他。
     “……我不怪你。”
    没什么怪不怪,只是都不想对方再次伤心了而已。
    “要喝酒吗?”
   “……”
   “我特意买给你的啊。”
    “你还知道孝顺我……”
    “爱喝不喝,不喝我喝。”
    “等会儿,你给我放下!”
     好吧,悲伤都是假的,这才是五条大佬们的正常(精分)画风。
    鹤丸咽下一口酒道:“所以我一开始不告诉你是怕你杀了三日月好不。”
    “呵呵(-ι_- )”此时本想怼回去的五条国永忽然想到了三条宗近的脸,“我哪敢……”
    对于鹤丸而言,这件事情让自己父上知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让自己岳父知道。偏偏这个人还就是自己父上的师傅。
    鹤丸现在只想45°角仰望天空,感叹一句我想静静。
   “父上。”
   “咋了?”
   “你能不能去跟三条大人说说?”
   五条国永喝着酒本想感叹一下岁月安好,孝子(划掉)在旁,听到这句话明显踉跄了一下。鹤丸啊,你干什么我管不了,但起码不要让你爸我背锅啊,毕竟我也不想那么早就归西。
    “鹤。”
    “你答应了对不对?!”
    “不要怂,就是干。”
    “……”
    能活活把话唠死的人不多,五条国永这样的顶级腹黑是其中一个。鹤丸国永表示现在他的心情都没法用绝望来形容,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无奈之下二人决定需要一个说话更有权威性的三条家人民,于是……
    远征一天,三日月拖着一身伤累的要死还活生生被从手入室拖了出来,他现在感觉自己已经要惊吓至死了。
   “鹤,发生什么了了吗?你这样老人家吃不消的哦。”
    “我家父上要见你。”
    想到自己即将面对那位比自己还要腹黑而且随时想要杀了自己的老丈人,三日月想要以老人家不适合晚睡的借口要回屋,又硬被五条.不过来我就把鹤丸带走.国永的眼神逼了出来。(爷爷:我做错了什么?  国永:你拐了我儿子(-ι_- ))
   最初还是傍晚,现在已经成功到了后半夜,三个人困得要死,还坚持在一起开会也是不容易。
    在被两人重复n次的解释缘由下三日月问道:“所以我们已经纠结了一星期依旧没有对策如何去告诉我父亲?”
  “……有不就说了吗……”
   其实不是他们不说,是怕说了也不会同意。三条宗近跟五条国永不一样,他认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成功验证了那句“看起来越温柔的人发起飙越可怕”。如果老爷子一旦不同意,哪怕是五条国永这位爱徒和三日月去劝也没用。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说不说其实只需要一个人发话就好了,但又有谁愿意去冒这个险。
    “我还有一个办法。”
    “说来听听。”三日鹤异口同声道。
    “找审神者。”

(婶婶:mmp)
  

    感谢大家观看到这里!ヾ(✿゚▽゚)ノ
   最近杰子要开学了,今天刚刚登校,实在没有时间更文。但是既然我说过不会挖坑不添,那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结尾。这里向各位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了。(இωஇ )

PS:明天会继续更文哦!
    

P1:狐之助你疯了吗,居然打我鹤宝贝,哼╯^╰,不给你吃油豆腐!

(但说实话,这集颜值不是一般的高啊~悄咪咪为源氏鹤ball狐球爷爷打callヾ(✿゚▽゚)ノ)

别问我为什么不截大典太照片,看到扎心,毕竟我又没有(╯°Д°)╯︵┻━┻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4)

     严重OOC
   修仙产物,雷文慎点,不喜误入

    鹤丸衷心希望刚才是自己听错了,然并软,摆在眼前的事实哪怕自戳双目也要面对滴。
    “三日月,父……父上和你说啥了?”
    “五条大人说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希望我好好对你”三日月看向鹤丸,明显刚才收到的刺激太大,还没反应过来,半晌,才补了一句,“鹤,五条大人告诉他很对不起你。”
    鹤丸愣住了。从前的一幕幕如同电影般在脑中回放。初见,分离。
    “对不起。”鹤丸一辈子都忘不了五条国永把自己托付给另一户人家前,对自己说的话,这句话,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句话。他记得,当他听到了这句话时回首的刹那,那个曾经让他好比拥有的人眼边划过一丝清泪。
    切,干嘛突然这样啊。非要把我吓死吗。鹤丸闷声想着,很生气但也真的真的很感动,谢谢,死老爸。
    等会,好像有些事不对。父上问三日月的是我俩的关系,“如果在一起”,说明他压根不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三日月你484sa,你在自爆你知道吗!还是说爸其实是和小狐丸鸣狐他们是一家的(双狐:这锅不背!)……鹤丸国永感觉自己还是太天真。果然,你爸爸永远是你爸,嗯,没毛病,又被套路了。
    看着随时要掐碎一个茶杯的鹤,三日月告诉鹤丸虽然我知道你很感动,但请节约本丸日常用品,毕竟阿鲁几是个平民。
    感动你个毛线啊!!!鹤丸白了三日月一眼,又无助的问到:
    “那现在怎么办?三条大人如果知道了估计就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所以我们准备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父亲,鹤意下如何?”
    “好吧……”

     晚饭:全程宁静。五条大佬们难得什么都没说,成功把气温成功降到了15℃以下。五条牌中央空调,5—4特产,冬冷夏热,居家旅行,必备良品。(M.J:滚(╯°Д°)╯︵┻━┻)
   
    隔日上午:鹤丸远征,三明捞刀,老人家附加茶丸日常养老,又是是和谐(个鬼啊)的一天~

    已经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这几个人就跟看到对方就选择性失明一样啥也不说,导致八月初期本丸温度急剧下滑:一期每天都让自家的庞大幼儿园穿的里三层外三层,理由是小孩子不能冻坏了。
被被在自己的被被上又加了一层被被。
就连狐球都把自己衣服穿的严严实实怕出门就被冻死……
    But面对本丸的情况当事人内心表态如下:
五条桑:臭小子你不知道跟我说句话吗?!难                                  还要我去找你?
鹤丸:爸爸,父上,爹,您就不能跟我说句话啊,我现在真的好方……
三日月:鹤还是没表态?算了,还是等鹤表态再决定吧。
三条sama:大家都不说话啊,算了,我一个老年人不要多管,善哉善哉~
(鹤:不是我的锅,我不是,我没有(•̩̩̩̩_•̩̩̩̩)阿鲁几你相信我!!!  )
      终于受不了的鹤丸决定自己率先发言,磨磨蹭蹭到了五条国永的屋子门口(不就隔了一面墙吗……详见第二章),敲了敲门,然后走进去,看到三条宗近不在,才对五条国永说:
    “那个,我去万事屋买了梅子酒,要喝吗?”
    鹤眼看着五条国永一副还知道跟我说话的表情,感觉自己又被套路了,呵呵哒。没办法,自家爸,他不孝顺谁孝顺?
   “要来的话去阁楼找我吧,那里风景好。”
   “好,你先去吧。”

    刚刚写完就发上来了,谢谢各位支持并读到这里!
    (最近热伤风发烧实在是不舒服可能会拖稿,在这里给各位道歉了。)
PS:文中的M.J是我马甲的缩写,各位叫我杰子就好,有不足时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会马上修改的(*σ´∀`)σ

还是希望各位注意身体,毕竟这种天气生病简直就是煎熬……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3)

     彻夜醉酒,一夜未眠,面对隔壁刚刚平静的声音五条国永此时此刻只想去隔壁拿鹤丸的本体拔刀自刎。
    第二天的早晨意料之中,  早饭上少了一半的人。当然,有的是喝晕了一直没起床,而另一部分完全可以赖在屋里让自家老公取饭,原因你懂。
    面对消失在人海中的三日鹤,审神者刀帐可以来不全,要来一个领吃的。
    “这种小事不便烦您费心,我去吧。”来自三条.哈哈哈哈.甚好甚好.宗近。
     想到昨晚的声音,五条国永有点慌。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种时候当然要帮忙。但其实还不是怕自己师傅受到的视觉冲击太大,直接猝死,五条桑视死如归的告诉审神者还是他去吧。
     直到开门的前一秒五条国永还在期望昨晚的声音是自己喝多了做梦时的幻听,不过开门后的画面让他一度想要自挖双眼。
     三日月将鹤丸抱在怀里,鹤丸环着三日月的脖子,这场面要多暖有多暖。前提是屏蔽某鹤的一身吻痕和被子上干涸的不明液体……
    为了防止自己拿三日月去刀解,五条国永选择退出房间。
   

   等两人出现在本丸的视野中已经过了正午。
   看着瘫在三日月身上的鹤丸,五条国永告诉自己要冷静。
    “鹤,我能和三日月谈谈吗?”
    “怎么了吗?”
    “啊,没什么就是感觉他很'照顾'你。”
     鹤丸看向他,毕竟是自己老爸,他的性格鹤丸不会不知道。除非昨天发生了什么,否则他不会用这个表情对自己说话。(详见鹤丸真剑时的表情)
     鹤丸仔细想了想,自己和三日月也没干什么啊,昨天好像去喝酒了,然后自己喝多了,后来……鹤知道自己喝断片什么都不知道,唯一有印象的是自己起来后被三日月抱着。……等等,被三日月抱着……鹤丸不自觉摸了摸自己还在酸痛的腰,不会是被父上看见了吧?!
    自动屏蔽看着鹤丸.风中凌乱.一脸窝cao.国永,五条桑直接对旁边的三日月说:
     “三日月宗近,我想跟你说些话。”
   
    三日月觉得自己活了一千多年都没这么紧张过。
     “你和鹤是什么关系?”说话直奔主题毫不含糊,真是跟鹤一样啊,三日月这样想。
     “为什么大人这么问?”
     “你也不用躲着我,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不会反对。”
     三日月愣了一下,他以为五条国永会反对,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态度,一时间还接不上话。
    “师傅应该告诉过你,器物是不可以动感情的,任何感情都是你折断的理由。可这既然这是你们的选择,我不会反对”见三日月没有回话,五条国永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希望你好好待鹤。至少当是替补我当年欠他的。”
     三日月明白了五条国永的心情,一瞬间他好像听到了自己当初离开三条家时三条宗近的那声叹息。
   “好。”
    听到三日月的答复,五条国永顿了一下,突然说:
    “所以,你是不是还应该跟我说明一下昨晚什么情况。^_^”
     五条组经典的皮笑肉不笑表情!三日月表示这绝对是自己亲老丈人,当初绝对没拿刀……
     “我会照顾好鹤的!”
    声音十分坚决,一旁来叫人的三条宗近感觉自己从来没见这孩子这么认真的表情。
     “国永,你怎么在这里啊?还有,三日月,鹤丸是发生了什么吗?唉,你们这么看老人家可不好。”
     终于来个有用的人了。
   五条国永表示这就算是自己儿媳妇(?您确定?五条:闭嘴!)依旧想用玉刚砸死他,还好来的人是自己长辈下不去手。三日月宗近表示这绝对是自己亲爹,感谢父亲又一次挽救我于水深火热,生死边缘。(三明内心bgm:父亲)
     “刚刚鹤丸告诉我烛台切先生做了一些甜品要我们去品尝。好像叫什么牡丹饼。我先走了,你们也来吧。”
    看着三条宗近走远,五条国永才说
    “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师傅?”
    “不知道”三日月如实回答“我怕他老人家会受不了。所以请您暂时保密。”
     “呵呵……(你还知道(╬◣д◢))毕竟我还不想教了自己十多年的人在喝茶时被噎死。哦对了,还有,如果不想被发现就小点声。”
     “……”
   
   只有两个人的长廊里,鹤丸放心挂在三日月身上撒娇。
    “父上跟你说什么了?难得我好心好意想陪你们喝茶的,居然都不理我!”鹤丸一脸委屈的看向三日月还不忘给对方拿了一大块牡丹饼往他嘴里塞。
    “啊,没事哦,就是五条大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哈?!!!!!”



    这里给各位观众老爷道歉,昨天因为要复习所以没有更新。(如果可以后半夜可能会更文)
    第n次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2)

设定在上一章,人物归官方OOC我包了
(PS:五条国永为三条宗近的徒弟。 虽然我知道这个传闻已经被否定了m(._.)m)

    “好久不见。”
     鹤丸表示他千思万想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毕竟出于面子,自己也不是当初的少年了便活生生的把下一句的“爸”咽了回去。
     “那个,审神者殿下说有些事要对鹤讲,所以让我来告诉你下”五条国永最终还是看不下去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鹤如果没问题也尽快过去吧。”
     “哦。”还以为会说什么,结果还是这么不解风情。
       离开房间后五条大人长出一口气,他的心情也确实不怎么样,几分钟前审神者向他大概说明了这千年来鹤丸的经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把曾齐名三日月宗近的刀却又这样颠沛流离的一生,明明是武器,却被用作饰品,甚至连刀柄都没有握热便递到了下一任主人手中。
     五条国永有些后悔,他想自己如果把鹤托付到一个好人家也许真的不会这样。从前,鹤丸总是会任性的叫他“父上”,鹤在他心中也一直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明明想护你周全,却把你逼上绝路。
     “师傅,我是不是错了。”
     “每个人每把刀魂的经历都会不同,我们也是在走自己的路而已。”

      鹤丸推开审神者的门,“主上又怎么了吗?”
     “鹤丸,你和三日月的关系打算怎么办?我真的不确保三条大人和五条大人会同意。”
    “……阿鲁几,那个年代这样的感情被抹杀是必然,但我相信他们不同,至少会理解我们。麻烦请您把国永和三条大人安排在我和三日月的隔壁吧,这样互相照应也会方便。”
     “真的没问题吗……”
     “如果不这样,他们总一天也会知道的吧。”鹤丸笑的很无奈,“所以,我会慢慢告诉他的。”
     果然,亲人与爱人,真的是一个很难的选择啊。鹤丸国永想。
    

      经历了一天的惊吓,鹤丸国永发誓如果老天平息这场闹剧,从此之后他一定安静度过晚年,再也不作死。毕竟,仅仅五六个小时他也差点被吓到碎刀。正在自己心力憔悴时,我亲爱而体贴的主人,以欢迎会为由让远征多日的刀男们终于有了一醉方休(大作特作)的机会,鹤丸队长表示满意。
    
    
     夜晚的月色很美,万叶樱下酒席摆了一桌又一桌,盛状空前绝后。可毕竟有生人在,大家都不好意思放开喝,但是,到了后来……
     “清光,你看到彼岸冲田君的的招手了吗?!总司啊,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来自大魔王眼含泪花的呐喊)(清光:阿鲁几,救我……(*꒦ິ⌓꒦ີ))
     “今朝有酒今朝醉,谁是谁非谁相随!再喝一个!”三枪二大太的拼酒日常直播。
     “年轻人我跟你港啊,到了战场上,风雅有啥用?你就说天天TMD装逼,还不是被砍。”歌仙,我记住你了,从今往后你的每句话都是呈堂证供。
     咪酱表示总觉得少了什么声音,转头才发现,今天的鹤丸非常安静,一直悄悄望着与三条宗近聊天的五条国永,but树上坐着的三日月也在紧紧盯着喝醉的鹤丸。
(咪酱:我是不是应该买核桃了……)
     “鹤,喝醉了早些休息,注意身体。”看到自家儿子喝的烂醉如泥,五条大人表示我的儿子我自己管,架起鹤丸就往屋里送。
    自己动也没用,肩上的人死死抓着他,让五条国永有些懵逼。
    “我好想你,真的”鹤丸忽然抬起头看向五条桑,一双鎏金的双眸盈满泪水“你怎么才来看啊,你知道我活的多累吗?哪有爸爸不管儿子的啊,你走的时候多看我一眼能怎么啊?”
     鹤丸真的喝大了,本来就不爽,千年的委屈,思念都在这一刻爆发,所有不着边际的话脱口而出,任性撒娇一个不差,就先从前一样,挂在五条国永肩上哭的像个孩子不停发着牢骚。
     眼看自己夫人在老丈人怀里哭的昏天黑地,三日月终于看不下去了:
     “鹤,别麻烦大人了,我们先回房休息。”
     三日月尽力握住鹤丸颤抖的手,却成功收获了自己媳妇一个嫌弃的表情“我不,我要跟父上在一起。”
     “乖,别任性,早些休息,我不走了。”
     “嗯⊙∀⊙~”
(三日月/五条桑:突如其来的撒娇,闪了老子的腰。)
     五条大人看着三日月扶着鹤丸回房,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女大不中留的感觉。(五条国永:师傅,你家猪拱了我家白菜(〝▼皿▼)。三条宗近:哈哈哈哈,善哉善哉~)
     昏暗的屋子里没有一丝光线,三日月揽住已经喝到断片的鹤丸“鹤今天可是让我很尴尬啊,一直被冷落呐,怎么补偿我?”
     “哪有,你们不一样哦”鹤环上三日月的脖子,“父上是父上,三日月是三日月。”
     “一口一个父上。鹤,如果我想听你叫我夫君怎么办?”
     “夫君~”鹤丸的手抚上三日月的唇“是这样吗~”
     本来只是正常的睡前谈话,却成功因为一个名词和一个动作擦枪走火。
      直到后半夜刀匠组回房休息时还能听见隔壁隐隐约约的叫床声……(五条桑:这一定不是鹤的声音,我不听,我不听   三条君:国永我好像听到什么动静了?   五条桑:没事!啥都没有!!!)
     下章:
     “三日月宗近你不想对我解释什么吗?”
     “我会照顾好鹤丸的,请您成全!”

     马上就要开学了,因为要交手机,我会在9号前尽量完结的。这章的存稿不小心删掉了所以内容相对粗糙,对各位读到这里的感谢和深深的歉意(>人<;)对不起
    希望各位继续支持(我不会弃坑的!)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1)

  背景:时空扭曲三条宗近,五条国永来到本丸(其实就是见家长……)
couple:主三日鹤附众刀男组合  三条家,伊达组亲情向
雷,文笔差,纯脑洞系列,中长篇
这次真的是甜文!你们相信我!!HE
以上OK请开始阅读(ˊ˘ˋ*)♡

     今天的天气很好,微风拂面,绿草如茵。鹤丸国永先生如实想着。就是总会想起某个人。
    “鹤先生,鹤先生!您怎么了?”
    “啊啊没什么,吓到了吗?”
     为什么又想起他了啊,吓了我一跳。

     静静推开本丸的大门并没什么不一样,只是有些莫名的尴尬的安静。
    “鹤桑,那个,有件事要告诉你。”
    “主上有话请讲,不用那么紧张,这样会吓到鹤的哦。”
     “内个,时空发生了错乱,有几位著名刀匠来到了这里。”
     “什么?”
     “五条国永大人和三条宗近大人现在正在本丸。”
    一秒,两秒,鹤丸国永觉得自己的大脑当机了……WHAT THE FUCK!!!这是怎么回事!
     “……主……主上这个玩笑可不好笑,会吓到鹤的,真的。”
     怎能不吓到?日思夜想的前主与千年后的重逢。惊喜,意外,欢乐,伤感……无数感情在心中五味陈,杂交织不开。鹤丸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被当陪葬事都没这么惊悚过。
    鹤丸在长长的回廊中拖着身子行走,眼前好像看到了什么来不及躲闪,便撞了上去。
     “鹤这是怎么了?是要吓老爷爷吗?”
     “三日月我问你,现在三条大人来到本丸了你会怎么做?”鹤丸也不见外,把想说的直接问了,默默抱住三日月,“我有点怕,不敢见他。”
    “没事的。”三日月知道鹤在怕什么,他怕自己这幅模样对不起五条大人的期盼,他怕自己在相见的瞬间忘了过去忘了未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鹤丸突然松开手,“好啦,我没事,我们这样要是被他俩看到的话估计会吓到吧。你去忙吧,我先走啦。”
     看着三日月远去,鹤丸跌坐在房间里,很静,也很孤单无助,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他。
     “失礼了,我可以进来吗?”
    “啊,请进。” 鹤丸木木的回答,等反应过来才发现不对,桥豆麻袋,这个声音是……
     “鹤,好久不见。”面前的男子一头乌发黑眸,眉目与自己极为相似。
     时间,仿佛静止了。
     “鹤,我这样到来会吓到你吗?”“鹤,这样会吓到我的啊。”他千年前也这么说。
     “过去那么久了还是这么瘦了。”“鹤,你是不是太瘦了?”他千年前也这么说。
    “有好好照顾自己吗?”“以后我不在了,鹤要照看自己啊。”他临死前的夜晚也这么说。
     生离为死别,重逢如初见,千年的记忆在流淌,重叠。那个人来到了另一个时空丝毫未变,而自己早已流离千年。
     有人说刀匠是刀的镜子,然而你映出了我的什么?你锻造我,给予我生命,国永,有好多话我想告诉你,可为什么都说不出口。哎呀,沙子进眼睛了吗,真狼狈,被你看到我这个样子,会不会失望。
     “好久不见。”这是鹤丸的回应,除此之外,他真的不知道再去说着什么。
    欢迎回家,国永!
    好久不见,五条大人。

     

     第一次写长篇,其实这个脑洞存在很久了,今天才有勇气写出来。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
     下一章想写爷爷与五条桑的对手戏(“鹤是我家的!”“不,他是我老婆!”)当然没括号内辣么蠢的……
 
     
    
    

我活击审你咋那么抠啊!!!!不就是个御守吗!!难道不知道会碎的吗!!!(虽然是远征)(╯°Д°)╯︵┻━┻我就不应该大早上看更新……

我……我……我舞台剧是人间瑰宝啊!!!怒赞我三日鹤!!!

过去性质,有历史成分(95%脑补)
五条国永×鹤丸国永(亲情向)
刀匠可以看到付丧神
灵感突发的文,不好也请见谅。
以上没有问题请开始阅读。(⋈◍>◡<◍)。

     五条国永
     我是一个刀匠,很失败的刀匠。
     我制作了许多刀剑却没有一把是真正用心打造的。我模仿过三条大人的作品,依旧没有真正走心过,也只是为了一时可以成名。仿品终究是仿品,没有灵魂的刀也只是废铁。
     我不想再过这样平平凡凡的生活了。
     我在一把刀上倾注了一切,它可能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作品,如果失败了,我就去死。整把刀从锻造到打磨都是由我一手完成。美中不足,刃太窄了。
     我想,我这辈子唯一一把用灵魂锻出的刀也不过如此。刃这么窄,应该是不方便使用的。我想放弃它,因为自己的失败。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是一只翩翩起舞的白鹤。也许是这个梦,让我继续制作它。
   将近两个月,我完成了我的杰作——鹤丸国永。为了纪念那夜的白鹤。刀体通白,金锁加饰,比起武器,却更像是饰品。我看见它渐渐幻化成了一名白发青年。
    “吾名鹤丸国永,参见五条大人。”
    这就是付丧神吗。我着实惊到了。除了瞳孔发色外,与我一模一样。
    “鹤吗……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

    渐渐平安京中传出五条大人锻造了一把名刀,明明刃小使用来却极其方便又十分锋利,多少人千金来求也只是败兴而返。

    “又有人来买我了?”
    “你气什么,我哪舍得卖你啊。”
    他们的关系胜于友人,偶尔开玩笑,鹤丸会叫国永“父上大人”,然后在一起没大没小的打闹。
     只是太平的日子不会久。一个被拒之门外的将军恼羞成怒,扬言要杀了五条国永。鹤丸国永被人连夜送往城外的一户乐于收藏饰品古玩的人家。临走前鹤丸记得国永告诉他:
    “你记住,永远不要有感情。你是器物,任何人都是你的对手,任何情感都是你死亡的理由。”
    “多谢,五条大人。”这次,他没有喊父上。半晌鹤丸转过头看向他,“包括你吗?”
    寒冬的风很是刺骨,鹤转头的一瞬,他看到了夺眶而出的泪。

    以后受伤没人为你包扎了,
    以后冷也没人为你填件衣物了,
    以后失眠也没人陪你纵酒到天明了。
    鹤,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生骨肉,以后的日子,你要保护好自己。很抱歉,不能陪你到最后了。
    当夜,鹤丸国永被连夜送出城外,五条国永身首分离。
    两日后,五条国永被偷偷葬于城外鹤林。
    “大人,虽说是好友,但您怎让刀剑守墓?”
    “刀有灵。让它再陪伴前主最后一次罢。”
    那夜,月华如洗;那夜,有人看见孤坟前的一个白发男子哭哑了嗓子远看去还以为是五条大人。第二日去时,却只有一把太刀躺于地面。
   
     国永你看,今夜的月色真美。你说下次还要带我赏月,你还说不会将我出手。你把名字刻在了我身上,自己却先跑了。大人,父上,我不怨你了,你醒醒行吗,你别吓我,我求求你了。五条国永,你再看我一眼吧。

   千年后本丸
   “鹤先生,鹤先生?你在哪?”审神者在长廊中寻找鹤丸。
    最后她在走廊尽头发现了沉睡的他。
    他倚着柱子,本就纤弱的身体更显单薄,几乎要与白雪融为一体月光潵在他脸上平添了一层光辉,胸口的文字意外的刺眼。手中还握着一只酒碟,另一边的地上也放着一个。两道泪痕清晰可见。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组成音节:
     “国永……你回来……行吗。”

    全文的历史内容只有名字吧……脑洞太大就写下来了。结尾鹤的外貌描写以及环境,品酒都和上文是对应的。一不小心写成了(爸爸再爱我一次)。许多关系联系出现了问题,希望各位见谅。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ღ(๑╯◡╰๑ღ)
    (我是个敬业的甜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