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J

新人第一次写文,望各位大佬见谅。
本文纯脑洞    OOC严重    甜文哦
警察爷×黑帮大佬鹤
不好的地方会加以改正
以上OK的话,请开始阅读。
(♡´з(´ω`*)💝世界和平

    雨还在下,窗外的风仿佛要将玻璃击碎。
    “队长,已发现鹤丸国永。”
    “在哪里?”
    “天台。”
     三日月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在那里。眼中的弦月有一丝朦胧。前些日子一场走私事件的败露让伊达组几乎一夜凋零。鹤丸拼了命用尽自己的一切关系确保烛台切光忠护送大俱利和贞宗顺利处境却把自己留在了东京。
    不行,我不能再想他了。三日月告诉自己,可脑中的回忆还在继续。
    他最近一次见到鹤丸国永是在一个地下车库,他被人围打着,几天的连夜逃亡没有进食,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一个男人提起他的衣领:“鹤爷您也有今天啊。得,看您仇家上门的也不少不如做个交易。陪爷爽一晚上,旧账新仇一笔勾销。”
     “滚。”有气无力的话却质地有声。哪怕他今天命丧于此也不会受人侮辱。他是鹤丸国永是高贵的鹤,怎能轮到你来践踏。“他娘的,养不熟的货。”一记耳光未落下,突如其来的枪响落在所有人耳际。肥胖的男人重重倒下,其余的尾随者哄散而逃。
     “鹤,醒醒,是我。”
     三日月揽着鹤丸的腰纤细到仿佛一下便可折断。怀中的人又瘦了,病态的肤色与胜似初雪的白发让三日月有一瞬间认为他早已不在人世。
     他和鹤丸的关系谁也说不清,炮友?还是情人。
     忽然一股力量将他推开,鎏金的眸子黯然无光。三日月没有阻拦他离开。
     “你去哪?现在所有的仇家都在找你。”
     “吓到我了啊,没想到年轻时的祸患都上门了。呐,你以为我是那么没有远见的人吗?”他顿了一下,随后说“我死不了。等我几天,我不会逃跑。到时候我会去见你。”
      鹤丸国永踉跄着逐渐消失在黑暗尽头。
      从那之后的一个星期,三日月不知道鹤丸国永是怎么活下来的。好在,他出现了。
     天台上的风划得人寒凉刻骨。三日月支开了所有的下属。现在,天地间只有这黑白二人。
     他依旧穿着一身白色西装,不入凡俗。
     “别伤害他们。”三日月有些意外,他没想到鹤丸的开场白是这样的。
     “算我求你了,宗近。”一句话辗转数十遍终于说出了口。原来,最后一刻,在他面前连尊严都没了。
      没了。什么都没了。是啊,不是一直都一无所有吗。
      鹤丸国永忽然回身,笑的宛若当年。将近40载的光阴仿佛没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疤痕。
     “为什么要活着能?”像是自言自语,音色中竭力隐藏的苦涩还是流露了出来。
     “鹤,你别站在那里,下来。我答应你,我不会伤了他们。我会让你离开,快下来。”三日月忽然开始害怕,仿佛一个眨眼的瞬间,就会与面前的人生死两隔。
      “谢谢你答应我。没什么,可牵挂的了啊。”白色的睫毛颤动着,忽然看向三日月,喃喃自语般的说了些什么,随后从楼顶纵身跳下。
      “鹤!”

     
      真是吓到我了啊,居然是这种直接破相的死法。如果全部染红,就不像鹤了啊。三日月现在是什么表情?悲伤还是平静?光忠他们顺利出逃了吗?小贞还太小了,不要牵扯到他啊。算了,不想了。好像看到从前了,这就是走马灯吗。三日月,与你相遇,相交我鹤丸国永从未后悔,若有来世,便只当陌路吧。这样我就不欠你了。还有好多话想对你说啊。但是就这样,永别吧,三日月宗近。忘了我,娶妻生子,去过你该过的生活。别再想我……
    
     雨愈下愈大,地上的污血被冲淡了不少。围观的人逐渐散去。
     空气中静了下来,除了雨声,男人撕心裂肺的哭声,以及在风中回荡的那句“我爱你”。

   

      最后感谢各位阅读!不足之处我会努力改进的。(年龄私设鹤38爷42表骂我,突然爱上大叔梗了。)
     还想写个爷爷视角的后续的说。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