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茜.J

all鹤……万年潜水

过去性质,有历史成分(95%脑补)
五条国永×鹤丸国永(亲情向)
刀匠可以看到付丧神
灵感突发的文,不好也请见谅。
以上没有问题请开始阅读。(⋈◍>◡<◍)。

     五条国永
     我是一个刀匠,很失败的刀匠。
     我制作了许多刀剑却没有一把是真正用心打造的。我模仿过三条大人的作品,依旧没有真正走心过,也只是为了一时可以成名。仿品终究是仿品,没有灵魂的刀也只是废铁。
     我不想再过这样平平凡凡的生活了。
     我在一把刀上倾注了一切,它可能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作品,如果失败了,我就去死。整把刀从锻造到打磨都是由我一手完成。美中不足,刃太窄了。
     我想,我这辈子唯一一把用灵魂锻出的刀也不过如此。刃这么窄,应该是不方便使用的。我想放弃它,因为自己的失败。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是一只翩翩起舞的白鹤。也许是这个梦,让我继续制作它。
   将近两个月,我完成了我的杰作——鹤丸国永。为了纪念那夜的白鹤。刀体通白,金锁加饰,比起武器,却更像是饰品。我看见它渐渐幻化成了一名白发青年。
    “吾名鹤丸国永,参见五条大人。”
    这就是付丧神吗。我着实惊到了。除了瞳孔发色外,与我一模一样。
    “鹤吗……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

    渐渐平安京中传出五条大人锻造了一把名刀,明明刃小使用来却极其方便又十分锋利,多少人千金来求也只是败兴而返。

    “又有人来买我了?”
    “你气什么,我哪舍得卖你啊。”
    他们的关系胜于友人,偶尔开玩笑,鹤丸会叫国永“父上大人”,然后在一起没大没小的打闹。
     只是太平的日子不会久。一个被拒之门外的将军恼羞成怒,扬言要杀了五条国永。鹤丸国永被人连夜送往城外的一户乐于收藏饰品古玩的人家。临走前鹤丸记得国永告诉他:
    “你记住,永远不要有感情。你是器物,任何人都是你的对手,任何情感都是你死亡的理由。”
    “多谢,五条大人。”这次,他没有喊父上。半晌鹤丸转过头看向他,“包括你吗?”
    寒冬的风很是刺骨,鹤转头的一瞬,他看到了夺眶而出的泪。

    以后受伤没人为你包扎了,
    以后冷也没人为你填件衣物了,
    以后失眠也没人陪你纵酒到天明了。
    鹤,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生骨肉,以后的日子,你要保护好自己。很抱歉,不能陪你到最后了。
    当夜,鹤丸国永被连夜送出城外,五条国永身首分离。
    两日后,五条国永被偷偷葬于城外鹤林。
    “大人,虽说是好友,但您怎让刀剑守墓?”
    “刀有灵。让它再陪伴前主最后一次罢。”
    那夜,月华如洗;那夜,有人看见孤坟前的一个白发男子哭哑了嗓子远看去还以为是五条大人。第二日去时,却只有一把太刀躺于地面。
   
     国永你看,今夜的月色真美。你说下次还要带我赏月,你还说不会将我出手。你把名字刻在了我身上,自己却先跑了。大人,父上,我不怨你了,你醒醒行吗,你别吓我,我求求你了。五条国永,你再看我一眼吧。

   千年后本丸
   “鹤先生,鹤先生?你在哪?”审神者在长廊中寻找鹤丸。
    最后她在走廊尽头发现了沉睡的他。
    他倚着柱子,本就纤弱的身体更显单薄,几乎要与白雪融为一体月光潵在他脸上平添了一层光辉,胸口的文字意外的刺眼。手中还握着一只酒碟,另一边的地上也放着一个。两道泪痕清晰可见。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组成音节:
     “国永……你回来……行吗。”

    全文的历史内容只有名字吧……脑洞太大就写下来了。结尾鹤的外貌描写以及环境,品酒都和上文是对应的。一不小心写成了(爸爸再爱我一次)。许多关系联系出现了问题,希望各位见谅。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ღ(๑╯◡╰๑ღ)
    (我是个敬业的甜文写)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