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茜.J

all鹤……万年潜水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2)

设定在上一章,人物归官方OOC我包了
(PS:五条国永为三条宗近的徒弟。 虽然我知道这个传闻已经被否定了m(._.)m)

    “好久不见。”
     鹤丸表示他千思万想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毕竟出于面子,自己也不是当初的少年了便活生生的把下一句的“爸”咽了回去。
     “那个,审神者殿下说有些事要对鹤讲,所以让我来告诉你下”五条国永最终还是看不下去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鹤如果没问题也尽快过去吧。”
     “哦。”还以为会说什么,结果还是这么不解风情。
       离开房间后五条大人长出一口气,他的心情也确实不怎么样,几分钟前审神者向他大概说明了这千年来鹤丸的经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把曾齐名三日月宗近的刀却又这样颠沛流离的一生,明明是武器,却被用作饰品,甚至连刀柄都没有握热便递到了下一任主人手中。
     五条国永有些后悔,他想自己如果把鹤托付到一个好人家也许真的不会这样。从前,鹤丸总是会任性的叫他“父上”,鹤在他心中也一直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明明想护你周全,却把你逼上绝路。
     “师傅,我是不是错了。”
     “每个人每把刀魂的经历都会不同,我们也是在走自己的路而已。”

      鹤丸推开审神者的门,“主上又怎么了吗?”
     “鹤丸,你和三日月的关系打算怎么办?我真的不确保三条大人和五条大人会同意。”
    “……阿鲁几,那个年代这样的感情被抹杀是必然,但我相信他们不同,至少会理解我们。麻烦请您把国永和三条大人安排在我和三日月的隔壁吧,这样互相照应也会方便。”
     “真的没问题吗……”
     “如果不这样,他们总一天也会知道的吧。”鹤丸笑的很无奈,“所以,我会慢慢告诉他的。”
     果然,亲人与爱人,真的是一个很难的选择啊。鹤丸国永想。
    

      经历了一天的惊吓,鹤丸国永发誓如果老天平息这场闹剧,从此之后他一定安静度过晚年,再也不作死。毕竟,仅仅五六个小时他也差点被吓到碎刀。正在自己心力憔悴时,我亲爱而体贴的主人,以欢迎会为由让远征多日的刀男们终于有了一醉方休(大作特作)的机会,鹤丸队长表示满意。
    
    
     夜晚的月色很美,万叶樱下酒席摆了一桌又一桌,盛状空前绝后。可毕竟有生人在,大家都不好意思放开喝,但是,到了后来……
     “清光,你看到彼岸冲田君的的招手了吗?!总司啊,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来自大魔王眼含泪花的呐喊)(清光:阿鲁几,救我……(*꒦ິ⌓꒦ີ))
     “今朝有酒今朝醉,谁是谁非谁相随!再喝一个!”三枪二大太的拼酒日常直播。
     “年轻人我跟你港啊,到了战场上,风雅有啥用?你就说天天TMD装逼,还不是被砍。”歌仙,我记住你了,从今往后你的每句话都是呈堂证供。
     咪酱表示总觉得少了什么声音,转头才发现,今天的鹤丸非常安静,一直悄悄望着与三条宗近聊天的五条国永,but树上坐着的三日月也在紧紧盯着喝醉的鹤丸。
(咪酱:我是不是应该买核桃了……)
     “鹤,喝醉了早些休息,注意身体。”看到自家儿子喝的烂醉如泥,五条大人表示我的儿子我自己管,架起鹤丸就往屋里送。
    自己动也没用,肩上的人死死抓着他,让五条国永有些懵逼。
    “我好想你,真的”鹤丸忽然抬起头看向五条桑,一双鎏金的双眸盈满泪水“你怎么才来看啊,你知道我活的多累吗?哪有爸爸不管儿子的啊,你走的时候多看我一眼能怎么啊?”
     鹤丸真的喝大了,本来就不爽,千年的委屈,思念都在这一刻爆发,所有不着边际的话脱口而出,任性撒娇一个不差,就先从前一样,挂在五条国永肩上哭的像个孩子不停发着牢骚。
     眼看自己夫人在老丈人怀里哭的昏天黑地,三日月终于看不下去了:
     “鹤,别麻烦大人了,我们先回房休息。”
     三日月尽力握住鹤丸颤抖的手,却成功收获了自己媳妇一个嫌弃的表情“我不,我要跟父上在一起。”
     “乖,别任性,早些休息,我不走了。”
     “嗯⊙∀⊙~”
(三日月/五条桑:突如其来的撒娇,闪了老子的腰。)
     五条大人看着三日月扶着鹤丸回房,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女大不中留的感觉。(五条国永:师傅,你家猪拱了我家白菜(〝▼皿▼)。三条宗近:哈哈哈哈,善哉善哉~)
     昏暗的屋子里没有一丝光线,三日月揽住已经喝到断片的鹤丸“鹤今天可是让我很尴尬啊,一直被冷落呐,怎么补偿我?”
     “哪有,你们不一样哦”鹤环上三日月的脖子,“父上是父上,三日月是三日月。”
     “一口一个父上。鹤,如果我想听你叫我夫君怎么办?”
     “夫君~”鹤丸的手抚上三日月的唇“是这样吗~”
     本来只是正常的睡前谈话,却成功因为一个名词和一个动作擦枪走火。
      直到后半夜刀匠组回房休息时还能听见隔壁隐隐约约的叫床声……(五条桑:这一定不是鹤的声音,我不听,我不听   三条君:国永我好像听到什么动静了?   五条桑:没事!啥都没有!!!)
     下章:
     “三日月宗近你不想对我解释什么吗?”
     “我会照顾好鹤丸的,请您成全!”

     马上就要开学了,因为要交手机,我会在9号前尽量完结的。这章的存稿不小心删掉了所以内容相对粗糙,对各位读到这里的感谢和深深的歉意(>人<;)对不起
    希望各位继续支持(我不会弃坑的!)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