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J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3)

     彻夜醉酒,一夜未眠,面对隔壁刚刚平静的声音五条国永此时此刻只想去隔壁拿鹤丸的本体拔刀自刎。
    第二天的早晨意料之中,  早饭上少了一半的人。当然,有的是喝晕了一直没起床,而另一部分完全可以赖在屋里让自家老公取饭,原因你懂。
    面对消失在人海中的三日鹤,审神者刀帐可以来不全,要来一个领吃的。
    “这种小事不便烦您费心,我去吧。”来自三条.哈哈哈哈.甚好甚好.宗近。
     想到昨晚的声音,五条国永有点慌。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种时候当然要帮忙。但其实还不是怕自己师傅受到的视觉冲击太大,直接猝死,五条桑视死如归的告诉审神者还是他去吧。
     直到开门的前一秒五条国永还在期望昨晚的声音是自己喝多了做梦时的幻听,不过开门后的画面让他一度想要自挖双眼。
     三日月将鹤丸抱在怀里,鹤丸环着三日月的脖子,这场面要多暖有多暖。前提是屏蔽某鹤的一身吻痕和被子上干涸的不明液体……
    为了防止自己拿三日月去刀解,五条国永选择退出房间。
   

   等两人出现在本丸的视野中已经过了正午。
   看着瘫在三日月身上的鹤丸,五条国永告诉自己要冷静。
    “鹤,我能和三日月谈谈吗?”
    “怎么了吗?”
    “啊,没什么就是感觉他很'照顾'你。”
     鹤丸看向他,毕竟是自己老爸,他的性格鹤丸不会不知道。除非昨天发生了什么,否则他不会用这个表情对自己说话。(详见鹤丸真剑时的表情)
     鹤丸仔细想了想,自己和三日月也没干什么啊,昨天好像去喝酒了,然后自己喝多了,后来……鹤知道自己喝断片什么都不知道,唯一有印象的是自己起来后被三日月抱着。……等等,被三日月抱着……鹤丸不自觉摸了摸自己还在酸痛的腰,不会是被父上看见了吧?!
    自动屏蔽看着鹤丸.风中凌乱.一脸窝cao.国永,五条桑直接对旁边的三日月说:
     “三日月宗近,我想跟你说些话。”
   
    三日月觉得自己活了一千多年都没这么紧张过。
     “你和鹤是什么关系?”说话直奔主题毫不含糊,真是跟鹤一样啊,三日月这样想。
     “为什么大人这么问?”
     “你也不用躲着我,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不会反对。”
     三日月愣了一下,他以为五条国永会反对,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态度,一时间还接不上话。
    “师傅应该告诉过你,器物是不可以动感情的,任何感情都是你折断的理由。可这既然这是你们的选择,我不会反对”见三日月没有回话,五条国永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希望你好好待鹤。至少当是替补我当年欠他的。”
     三日月明白了五条国永的心情,一瞬间他好像听到了自己当初离开三条家时三条宗近的那声叹息。
   “好。”
    听到三日月的答复,五条国永顿了一下,突然说:
    “所以,你是不是还应该跟我说明一下昨晚什么情况。^_^”
     五条组经典的皮笑肉不笑表情!三日月表示这绝对是自己亲老丈人,当初绝对没拿刀……
     “我会照顾好鹤的!”
    声音十分坚决,一旁来叫人的三条宗近感觉自己从来没见这孩子这么认真的表情。
     “国永,你怎么在这里啊?还有,三日月,鹤丸是发生了什么吗?唉,你们这么看老人家可不好。”
     终于来个有用的人了。
   五条国永表示这就算是自己儿媳妇(?您确定?五条:闭嘴!)依旧想用玉刚砸死他,还好来的人是自己长辈下不去手。三日月宗近表示这绝对是自己亲爹,感谢父亲又一次挽救我于水深火热,生死边缘。(三明内心bgm:父亲)
     “刚刚鹤丸告诉我烛台切先生做了一些甜品要我们去品尝。好像叫什么牡丹饼。我先走了,你们也来吧。”
    看着三条宗近走远,五条国永才说
    “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师傅?”
    “不知道”三日月如实回答“我怕他老人家会受不了。所以请您暂时保密。”
     “呵呵……(你还知道(╬◣д◢))毕竟我还不想教了自己十多年的人在喝茶时被噎死。哦对了,还有,如果不想被发现就小点声。”
     “……”
   
   只有两个人的长廊里,鹤丸放心挂在三日月身上撒娇。
    “父上跟你说什么了?难得我好心好意想陪你们喝茶的,居然都不理我!”鹤丸一脸委屈的看向三日月还不忘给对方拿了一大块牡丹饼往他嘴里塞。
    “啊,没事哦,就是五条大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哈?!!!!!”



    这里给各位观众老爷道歉,昨天因为要复习所以没有更新。(如果可以后半夜可能会更文)
    第n次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