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J

媳妇娘家人来本丸串门了,怎么办,急(5)

没错,失踪n天的我回来(填坑)了(๑´∀`๑)
希望还有人记得我……
人物归官方,OOC和鹤丸是我的
雷文慎入   以上OK请开始阅读

     阁楼应该是本丸风景最好的地方,星月交辉,樱树摇曳。
     等五条国永到达阁楼时,鹤丸好像在那里等了他很久。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酒。
     “鹤?”
      鹤丸吓了一跳,猛然回身,随后笑
着说:“父上啊,可真是吓到我了。”
      五条国永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梅子酒。鹤丸很少喝酒,只是因为他喜欢,鹤以前便总是化作人型悄悄跑上街买给他喝。
     “那个”鹤丸忽然开口,“我和三日月的事情不是故意瞒着你。我只是怕如果你不同意,我该怎么办。我的确喜欢惊吓,因为心脏的跳动会让我知道我还活着。父上,真的,我害怕会有那一天,我不想在我最爱的人之间做出选择,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对不起,原谅我。”
     千年的岁月,鹤丸一直把所有的软弱,伤感藏在心底,表面有多明媚,内心就有多伤感。鹤丸并不脆弱但他依旧害怕失去一些人,那些曾经让他看到希望的人给予他未来的人。对不起不是因为隐瞒了他,而是怕失去他。
     “……我不怪你。”
    没什么怪不怪,只是都不想对方再次伤心了而已。
    “要喝酒吗?”
   “……”
   “我特意买给你的啊。”
    “你还知道孝顺我……”
    “爱喝不喝,不喝我喝。”
    “等会儿,你给我放下!”
     好吧,悲伤都是假的,这才是五条大佬们的正常(精分)画风。
    鹤丸咽下一口酒道:“所以我一开始不告诉你是怕你杀了三日月好不。”
    “呵呵(-ι_- )”此时本想怼回去的五条国永忽然想到了三条宗近的脸,“我哪敢……”
    对于鹤丸而言,这件事情让自己父上知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让自己岳父知道。偏偏这个人还就是自己父上的师傅。
    鹤丸现在只想45°角仰望天空,感叹一句我想静静。
   “父上。”
   “咋了?”
   “你能不能去跟三条大人说说?”
   五条国永喝着酒本想感叹一下岁月安好,孝子(划掉)在旁,听到这句话明显踉跄了一下。鹤丸啊,你干什么我管不了,但起码不要让你爸我背锅啊,毕竟我也不想那么早就归西。
    “鹤。”
    “你答应了对不对?!”
    “不要怂,就是干。”
    “……”
    能活活把话唠死的人不多,五条国永这样的顶级腹黑是其中一个。鹤丸国永表示现在他的心情都没法用绝望来形容,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无奈之下二人决定需要一个说话更有权威性的三条家人民,于是……
    远征一天,三日月拖着一身伤累的要死还活生生被从手入室拖了出来,他现在感觉自己已经要惊吓至死了。
   “鹤,发生什么了了吗?你这样老人家吃不消的哦。”
    “我家父上要见你。”
    想到自己即将面对那位比自己还要腹黑而且随时想要杀了自己的老丈人,三日月想要以老人家不适合晚睡的借口要回屋,又硬被五条.不过来我就把鹤丸带走.国永的眼神逼了出来。(爷爷:我做错了什么?  国永:你拐了我儿子(-ι_- ))
   最初还是傍晚,现在已经成功到了后半夜,三个人困得要死,还坚持在一起开会也是不容易。
    在被两人重复n次的解释缘由下三日月问道:“所以我们已经纠结了一星期依旧没有对策如何去告诉我父亲?”
  “……有不就说了吗……”
   其实不是他们不说,是怕说了也不会同意。三条宗近跟五条国永不一样,他认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成功验证了那句“看起来越温柔的人发起飙越可怕”。如果老爷子一旦不同意,哪怕是五条国永这位爱徒和三日月去劝也没用。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说不说其实只需要一个人发话就好了,但又有谁愿意去冒这个险。
    “我还有一个办法。”
    “说来听听。”三日鹤异口同声道。
    “找审神者。”

(婶婶:mmp)
  

    感谢大家观看到这里!ヾ(✿゚▽゚)ノ
   最近杰子要开学了,今天刚刚登校,实在没有时间更文。但是既然我说过不会挖坑不添,那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结尾。这里向各位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了。(இωஇ )

PS:明天会继续更文哦!
    

评论

热度(29)